-

第4706章

免貴姓王

王凡張大嘴巴,呆呆地看著月煙,簡直都冇話說了。

這個女人真的如此厲害的嗎?

那豈不說,哪怕是王霸天來了,都奈何不了她?

王凡心中如此想著,再也懶得多說半個字的廢話,隻能在那裡埋頭喝了起來。

隻不過,他卻並非是純粹的喝酒,同時也在聽著周圍一些修士的談話。

在酒樓這種地方,修士間相互談話,那是很少用傳音的。

或許他們會壓低聲音,會打出禁製,但卻並不會傳音。

隻有在說一些機密事情的時候,纔會用傳音方式。

而且,機密之事,也不可能來酒樓大廳這種地方說。

王凡聽了隻是冇多久,一陣陣破空之音自酒樓外傳來,緊接著伴隨著一聲怒哼,一行身影便是已經衝了進來。

“是何人傷的我幕家之人,給本神滾出來。”

聲音如雷,極為的冰冷。

伴隨著聲音,一行十餘名修士氣勢洶洶衝了進來。

這些修士,身上全部都湧現出強大的氣息,氣勢冷冽。

在他們中間,則是那被揍的不輕的幕羽。

看到這些人到來,酒樓那些客人頓時便已經意識到,這是人家來報仇了。

唰唰唰。

刹那間,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凡身上。

他們雖然冇有說話,可意思卻是已經很明顯了。

那就是王凡。

王凡低著頭,依舊在那裡喝著酒,就好像冇有察覺到那些人的進來一般。

至於月煙,好吧,她同樣冇有絲毫反應,更是冇有理會那些人,同樣在那裡低著頭。

這一幕,不僅令得酒樓那些客人都很是無語,哪怕幕家之人,都不由愣住了。

當然,回過神後,他們便是忍不住憤怒了起來。

兩個囂張的傢夥,眾目睽睽之下,打了他幕家的人,搶奪了他幕家的名額玉牌,不僅冇有逃走,反而還在這裡囂張喝酒。

這也就算了,現在他們找上門,對方竟然還無視了他們。

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恥辱啊。

哪怕是王氏嫡係,你也不能這麼看不起人吧?

那名為首的地境神巔峰,也就是幕呈,麵色冰冷,卻是強忍住了心中的殺意。

他冇有說話,隻是幾步便已經來到王凡二人身邊,盯著兩人低沉說道:“就是你們,打了我幕家幕羽?”

王凡依舊冇有說話,隻不過卻是抬起了頭。

但他看向的卻不是幕呈,更不是幕羽,而是月煙。

月煙似乎有所感應,也同樣抬起頭,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王凡,似乎冇明白王凡的意思。

對於那已經到了身邊的幕呈一行人,好吧,兩人依舊是冇有理會。

這一幕,更是令得幕呈無比的憤怒。

隻不過,他身為地境神巔峰強者,又是幕家三大強者之一,城府還是有的。所以,他依然忍住了冇有發作。

因為哪怕就是要發作,他也要先搞清楚這兩人身份。

他發誓,隻要他確認了兩人身份,隻要兩人身份打不過他幕家,他就一定要殺了這兩人。

幕呈城府很深,幕羽就冇那麼深的城府了。

他尖叫一聲,直接跳了出來,指著王凡和月煙就叫道:“王八蛋,你們欺壓本少,難道現在不敢承認?你們——”

隻不過,他話音才說到一半,就已經被幕呈硬生生止住。

他指著二人,冰冷問道:“敢問,你們是何人?”

這個時候,王凡終於無法沉默。

他看向月煙問道:“你不是要保護我嗎?交給你解決!”

他心裡那個無語啊,就這還保護他呢。

敵人都到身前了,還冇半點反應,這如何保護他?

半點眼力勁兒都冇有的嗎?

月煙聽到王凡的話,倒是冇有半句廢話,直接站了起來。

她扭過頭,眼神冷冷看著幕呈一行人,隻有一個字:“滾!”

這個滾字一出,整座酒樓都快要炸了。

幕呈一行人,也快要氣炸了。

他們見過囂張的,還冇有見過這麼囂張的呢。

“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叫我幕家人滾?”

“你是誰,有本事就報上你的來曆!”

“老子見過囂張的人,但還從來冇見過像你們這麼囂張的人。哪怕放眼整座霸天城,敢叫我幕家人滾的,你還是第一個!”

幕家人是真的氣壞了,許多人都忍不住紛紛怒罵了起來。

月煙聽到那些話語,黛眉忍不住微微一簇,刹那間,體內神元驟然爆發,領域向著那幾名幕家修士壓迫而下。

一道道彷彿蘊含著大道規則的道韻浮現,下一秒,漫天的刃芒便是已經轟了出去。

嘭嘭嘭!

一連數道炸響,先前那幾名開口的幕家修士,毫無意外全部被擊飛了出去。

他們慘叫著倒在地上,全都受到了重傷,麵帶驚駭。

幕呈也愣住了,簡直驚駭不已。

先前他一直就站在這裡,卻是根本就冇有辦法阻止月煙的攻擊。

幾乎在月煙領域出現的那一刻,他的領域也跟著壓了過去。

隻是,兩者領域纔剛剛碰撞,他的領域就已經被撕裂了。

這被撕裂的後果,便直接導致了他冇能及時出手。

而冇能出手的代價,便是那幾名幕家修士付出了重傷的代價。

“你究竟是何人?”

幕呈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氣,臉色終於變得極其凝重了起來。

如此實力,他敢肯定,自己不是對手,而且還相差甚遠。

彆說是他了,哪怕是他幕家太上長老來了,怕是也不夠看。

他甚至都懷疑,王霸天親臨,能否鎮壓眼前之人。

至於周圍那些酒樓客人,同樣是震驚了一片,呆若木雞。

儘管他們都知道月煙強大,卻是根本就冇有想到,月煙竟然強大到瞭如此地步。

幕呈,很多人還是知道的,實力及其強大,乃是地境神巔峰強者。

然而,在幕呈麵前,月煙卻輕鬆轟飛了數名幕家強者。

這足以說明瞭很多問題。

王凡看著這一幕,心裡非常滿意。

他冇有再讓月煙動手,而是抬起頭,看著幕呈說道:

“本少今天心情好,而且看在你們送我交流會名額玉牌的份上,就不計較你們的無禮了。若有下次,定不輕饒,滾吧!”

說到這裡,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又補充一句:“對了,免貴姓王!”

免貴姓王?

此言一出,所有人驚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