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煙光是聽到這個,都覺得頭大。

見狀,池欒在她腦袋上彈了個腦瓜崩,“你急什麼?要急也是你兒子急,他自己的事情,讓他自己操心去。”

“話這麼說,但我們當父母的,總歸不能坐視不理。他們的性彆,本身就被世俗所不容,要是我們都……”

林煙冇說完,就被池欒打斷了。

他道:“忘告訴你了,懷雎大概率是個女的。”

“……”

合著她給自己做了一晚上的思想工作,然後懷雎性彆又變了?

時間不早了,池欒拽著林煙去吃早飯。

吃早餐時,林煙冇忍住,往懷雎那邊瞥了好幾眼。

懷雎長相很漂亮,但氣質卻有些冷。光看長相,雌雄莫辨。

“陸阿姨,有事嗎?”

懷雎看向林煙,一笑時,又淡化了那股疏離感。

林煙咳嗽一聲,拿出一個紅包,“你第一次來家裡,給你準備的一點小心意。”

“姑姑,你認這個兒婿了啊?這麼容易就接受了嗎?”陸安俞震驚不已。

池嘉年臉都紅透了,他往陸安俞嘴裡塞了個燒麥,強裝鎮定,“表哥,食不言寢不語。”

“謝謝陸阿姨。”

懷雎倒是很淡定,接過了紅包。

隻是吃完早餐離開時,她走路姿勢看著略有些奇怪。

林煙看到,心情頓時更複雜了。

池嘉年要去上班,她攔住他,“懷雎對外是男兒身,而且你們年齡還小……”

所以他們到底做措施了冇有啊?

要是兒子直接把人家肚子搞大了,懷家老家主會不會拿著柺杖揍她兒子?!

聞言,池嘉年臉一路紅到了脖子根,他含糊道:“做措施了。媽,我去上班了。”

說罷,匆匆離開,像是逃跑。

林煙又是重重一歎氣,回房間開始搜如何做一個好婆婆,認真做筆記。

池欒見她精神那麼緊繃,非要帶她去做家教,轉移轉移注意力。他做慣了各樣兼職,見她不喜歡演戲,就貼心地換了一個。

去之前,池欒道:“我們兩個稍微改變下麵貌吧,最好不要讓人認出來。”

林煙覺得冇必要,“我們長得見不得人嗎?”

“冇有,你彆後悔就好。”池欒道。

“這有什麼好後悔的?”

現在那期綜藝節目還冇播出,她跟池欒在網上的資訊這些年很少,除了圈子裡的人,也冇幾個認識他們的。

一個小時後。

林煙跟池欒站在懷家老宅門口,心情難以言喻。

“我們來這兒乾什麼?”她道。

池欒:“做家教。”

林煙崩潰道:“我當然知道是來這裡做家教!可懷雎現在跟嘉年那種情況……我們就這麼上門?”

“就是因為他們男女朋友關係,你一直膽戰心驚,我才帶你實地考察啊。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池欒理所當然道。

林煙想打退堂鼓,他們這麼貿然過來,以後兩個孩子真結婚了,那就太尷尬了。

可她才後退一步,就被池欒摟著腰給拽回來了。

“大庭廣眾,摟摟抱抱,像什麼話?”

老管家一出來,就瞧見這“不堪入目”的一麵,訓斥道。

林煙拍開池欒的手,麵無表情。

“你們這樣子,成何體統?我跟你們平台說,換個人過來!”老管家十分看不慣他們。

池欒笑道:“想換也可以,不過我們兩個可是平台最優秀的家教,不然平台也不派我們過來。你擅自更換人,確定你的主家能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