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管家臉色一沉,然後對兩人道:“進來吧。記住了,彆隨處亂看,兩個人也彆摟摟抱抱,規矩點!”

“明白。”

池欒叫上林煙,一起跟了進去。

懷家住的是四合院,裡麵園林風景做得不錯,可卻處處透著壓抑。

林煙跟池欒去給二房的子女補課。

男孩十三,女孩十五,都是初中生。他們長相跟懷雎有幾分相似,但遠遠不如她長得好看,頂多算是清秀。

林煙池欒作為家教進去,兩個孩子見了他們,也分外驕縱、不屑。

“兩個家教,竟然跟池學長長得有幾分相似……你們這樣的身份,都是玷汙了他!”

女孩兒上下打量著林煙池欒,滿是鄙夷。

林煙:“……”

那你有冇有想過,我們就是他爸媽呢?

而且,嘉年自身條件確實不錯,可他從來不會嫌棄身份低微的人。

女孩兒覺得跟他們這種人說話,都是浪費她時間,又繼續教訓弟弟。

“家教都來了,你倒是好好學習啊!懷雎那個賤人那麼優秀,就算你再討父親歡喜,如果爺爺看不上你,家產還是要嫁給懷雎的!”

聞言,男孩兒也分外焦躁。

他埋怨道:“姐姐以為我不想好好學習嗎?還不是這些家教,一個比一個價格開的高,但是一點本事都冇有,都不能幫我成績提高二十分……一群占著茅坑不拉屎的東西!”

他們壓根不把林煙跟池欒看做人,若無其事地商談。

男孩兒抱怨完,又以男人的眼光,上下打量自己姐姐。

“聽說池嘉年是個同性戀,可能喜歡懷雎。姐,你跟懷雎長得本來就像,要不你扮成男的,爬上池嘉年他床,他娶了你,到時候你再幫我,整個懷家還不是我的?”

林煙聽著這計劃,覺得胃裡一陣作嘔。

年齡這麼小,就這般汙穢,難免惹人厭煩。

比成年人同樣的行徑,更讓人覺得噁心!

池欒本來也不是來認真上課的,見她這個樣子,直接帶著她就走了。

兩個孩子年齡小,心智卻十分成熟,至少把狗眼看人低那套勢利眼行為,學得淋漓儘致——

“他們這種人,不配從大門走,直接從小門帶走!”

管家也不喜歡兩人,隨手指了下路,讓他們自己走。

林煙池欒繞過小花園,往後麵小門走的時候,還遇到了兩個偷晴的男女。女的看上去才二十出頭,而男的看上去已經快五十了。

“是三房的兒媳,跟懷雎五十還冇結婚的十叔。”

池欒瞥一眼,便認出兩人身份。

林煙覺得眼都臟了,出了懷家門,她才長吐出一口氣。

隔著一道門,像是回了封建社會!

“十叔?他們家這是多少人?”林煙驚愕道。

池欒算了算,“人口不好算,他們還跟古代差不多,家裡男性三妻四妾,熟悉點的人都知道他們家族這規矩。你想想,播種機的數字得有多恐怖?”

比如懷雎那一房,她媽是她爸名義上的妻子,但他爸還養著不少小晴人,那些人孩子都會被接回懷家。

而那些女人,也會住在懷家。

像剛纔那兩個孩子,就是懷雎父親的晴人生的。

林煙唏噓,“總算明白你為什麼說她家關係複雜了。”

這麼多人,想簡單也不可能啊!

兩人正欲走,懷雎父親迎麵來了。他們不認識他,他卻是認識他們的。

“池先生,池太太?大駕光臨,蓬蓽生輝啊!”懷父一臉欣喜。

然而他話音才落,就見他的一個兒子還有一個女兒走了出來。

他兒子指著林煙池欒便道:“姐,你耳環丟了,肯定這倆人偷的!喂,你們倆,趕緊給我滾過……”

砰!

懷父一腳踹在他身上,大罵道:“蠢貨,跪下給池先生池太太道歉!”

“池……池先生池太太?他們不是家教嗎?”

男孩兒麵色頓時慘白,女孩兒也惶不多讓。她戰戰兢兢看向林煙,“我們……我們……”

“懷先生,你女兒才這麼點,就計劃著爬我兒子床。這家風,怕是不太好啊!”

池欒被揭穿家教身份,也不見半分氣虛,反客為主。

懷父眼前一黑,險些暈過去。

而林煙看著這一幕,暗自咋舌。

看池欒跟懷雎父親相處時的姿態,便可以放心了:以後他們跟親家相處,想必也冇有難處。

懷父帶著兒女顫顫巍巍一個勁兒道歉,池欒覺得冇勁,直接拽著林煙走了。

兩人去射擊館玩,湊巧遇到蘇平夏跟沈和風。

蘇平夏湊過來,“嫂子,嘉年最近跟政府那邊談成了一筆百億合作,提名全國十佳青年。你們參加的那個綜藝節目播出了,陸家那小子到處說你們的反響有多好呢。”

沈和風微笑道:“你們準備什麼時候開個慶功宴啊?”

“明天就可以。”

池欒懶洋洋答了一句,開槍。

砰!

十環。

隔天,池欒跟林煙邀請親朋好友,為池嘉年還有池嘉然慶祝。

都是熟人,林煙他們拉著家常,小輩們則在一邊鬨騰。

唯一不同的是,池嘉年這次邀來了懷雎,兩個人幾乎形影不離。

魏成弼止不住唏噓,“怎麼找個男的談戀愛,也能這麼膩歪?哎,嘉年不管我,感覺活著都冇勁兒了。”

懷雎冇打算對外公佈性彆,林煙聽著魏成弼這麼抱怨,也冇吭聲,默默吃小蛋糕。

“瞧你那一臉失魂落魄樣,該不是突然發現喜歡我兒子,想要橫刀奪愛吧?先說好,我不要你這種老兒婿。”

池欒順手給林煙遞過去一張紙巾,還不忘回頭嫌棄魏成弼。

魏成弼臉都綠了,“滾啊——!”

“這是我家。”

“……”

魏成弼不想理他這個狗東西。

狗東西不滾,他滾,他滾行了吧?

池欒看著他背影,“你看,一點玩笑都開不得,這人多冇勁。”

“魏教授能繼續跟你做朋友,也是個奇蹟。”林菸嘴角抽了抽。

池欒腦袋靠在她肩膀上,不滿意道:“你怎麼還偏心彆的男人呢?”

林煙識趣不吭聲,不然她說一個字,他有一千字等著她。

“家教冇意思,都是些熊孩子。演員你不想當,那你覺得,我們去商場體驗一下售貨員怎麼樣?或者酒店有試睡員,我們做酒店試睡員試試?”

總不能以後閒待著,那多冇意思。

池欒很快岔開話題,提著建議,興致勃勃。

林煙自身是個無聊的人,可在他身邊,就冇有無聊過。

“都好。”

隻要他在身邊,便都好。

——

如果一生能遇到一個如彩虹版絢爛的人,那其他人和其他事,好像都不必在意了。

時光荏苒不等人。

而她灰暗的世界,最後也隻會剩下他留下的色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