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地藏看來,此時金係和藏門的衝突,那是百害而無一利。

金係勝出,勢必會西法東漸,大量的金係密宗信徒會湧入東方傳道,那會讓本來就不平靜的東土陷入更加混亂的紛爭中。

假如藏門勝出,那在西方佛國內部則極有可能會產生一場大分裂。畢竟,金係是佛國之中的主流,他們絕對不允許藏門特彆是禪宗騎在自己的頭上。

所以,不管是哪一種結局,都會引發東西方的新一輪混亂。

如今唯一的正確選擇就是,避免兩個派係的正麵衝突。等到東方世界,不管是哪一方勝出,安定下來之後,才方可正麵論辯。因為到那時候,東方道術一定會達成統一,佛道之間的關係,也會重新回到平衡點。

“尊修,我看就不必請盂蘭麝了吧。”地藏認真道:“我等修佛之人,心當向佛法而行,其他事,難得糊塗吧。道明作為後輩,血氣方剛,但未必就對,所以,您大可不必和他計較。至於圓覺殿這件事,我已經說了,我會朝佛祖求罪,而且,我也願意暫時離開佛國,到東土陽間去。因此,昨晚上到底誰出現在了圓覺殿還重要嗎?”

金剛手菩薩一時也有些遲疑,本意上,他也不想再僵持下去,畢竟,這撮黃毛是實打實的證物,如果,萬一盂蘭麝昨晚真的來過,或者此事真和他有些關係,自己也不好朝須彌山交代。

再說了,他作為一個菩薩,以他的智慧很清楚,地藏這是有意給自己一個台階,自己步步緊逼這麼久,若是在堅持下去,那就有點以怨報德的意思了。

“也好。既然師弟都這麼說了,我又豈有和晚輩較真的道理。”金剛手菩薩冷眼看了道明一眼道:“好小子,我記住你了。”

閔公也怕道明再生事端,故意站在其身前,將他攔了住。

哪料道明竟然不顧兩人俗世的父子身份,一把將閔公推到了一邊,大聲道:“你是菩薩,我家師尊也是個菩薩,就算說教,那也隻有佛祖說較的份,你憑什麼對我師尊吆五喝六?今日你帶來這麼多人,不就是要拿藏門開刀,拿禪宗說事嗎?”

“道明,休得放肆,再敢說一句,我逐你出師門。”地藏也急了,他最不想看見的就是金係入陽。

“師尊,今日是無遮大會,眾人平等,各抒己見,哪怕是您老人家也冇有命令我住口的權力吧。”道明揚了揚下巴,哼聲道:“難得糊塗那是道門的說辭,我佛家講究的就是法裡為真,不求甚解,如何領悟佛法?既然這盂蘭麝的毛都留在了殺人現場,為什麼不追究?要知道,死的可是佛祖所賜的僧徒,你們這是不把佛祖當回事嗎?還是說,金剛手菩薩您老心中虛了?”

此言一出,會場嘩然。

所有人都看著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侍僧,這傢夥是瘋了嗎?當眾頂撞自己的師尊不說,還敢如此挑釁金剛手菩薩,要知道,金剛手菩薩雖為排序不靠前,可他卻和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合稱三族姓尊,是最有權勢的菩薩之一,就連現場的四域金剛都是他的徒弟……

“孽障,頂撞三族姓尊,你是想法滅了嗎?”俘屍金剛赤眉戾目第一個站了出來。

地藏道場的諸多僧人一瞧這個殺戮無雙的金剛走了過來,頓時一個個嚇得四處走散。

可道明卻昂首挺胸,一臉笑意,正麵問道:“怎麼?你要殺了我不成?你要當著兩個菩薩的麵,殺一個敢在無遮大會上仗義執言的侍僧?你要殺一個為佛祖佛經錚言的小和尚?如果是,那你就儘管動手好了。我相信,佛祖早晚會給我一個迴應。”

俘屍金剛不管不顧,手握金剛杵就要殺人。

可金剛手菩薩卻不得不站出來喝停了俘屍金剛,冇辦法,道明這廝已經將自己的所作所為上升到了為佛祖“錚言”的層麵,誰還敢當眾殺一個對佛祖無限尊崇的小和尚?

“按我說的,馬上把盂蘭麝給我馬上找來!”金剛手菩薩怒喝道:“道明大尊者不是要弄個清楚嗎?我配合就是了,畢竟,我師弟教出來了一個好徒弟,我得給這個麵子。”

菩薩麵色鐵青,他知道,道明之所以敢如此放肆,就是拿捏住了自己和金剛手、藏門和金係之間的矛盾關係,誰也冇法當眾製裁他。

幾個尊者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反,這幾個傢夥的臉上,都掛著一幅難以開口的神態。可是,那個盂蘭麝去根本冇來……

“人呢?”金剛手菩薩怒問道。

幾個傢夥站在原地,囁嚅道:“死了……盂蘭麝尊者他……他死了。”

“死了?”金剛手菩薩一臉錯愕。

這個時候,他怎麼死了?

盂蘭麝這麼一死,豈不是讓這件事愈加不清不白起來?

“我們剛纔趕去的時候,發現他死在了自己的寺舍裡,肉身遁現,腐爛成灰,隻剩下了一點皮毛。不過……”

“不過什麼?”金剛手大聲道:“給我說!”

“不過,盂蘭麝死的蹊蹺,因為,那腐爛的飛灰下麵,有一攤黑色的汙漬,應該是毒物所為。眾所周知,我西天佛國冇有妖族,即便是有,也都是個個菩薩、金剛、尊者的徒子徒孫或者坐騎、馴獸,能下毒的……確實不多見。”

金剛手聽聞此言,沉默稍臾,忽然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轉而看著地藏道:“師弟,我說為什麼你剛纔如此容易地就承認了自己的錯誤,要我不必叫盂蘭麝前來分辨,現在看來,恐怕你是早就知道盂蘭麝已死,不想節外生枝吧。”

地藏菩薩搖了搖頭,事情轉到這裡,最終還是把矛頭拉回到了自己和金剛手之間。不得不說,道明狡詐如狼啊……

“你搖頭是什麼意思?”金剛手繼續逼迫道:“你不承認?我告訴你,你不承認也沒關係。西天的妖族毒物不多,我相信,隻要查下去,就一定能知道誰是幕後主使。而現在,第一個要查的就是你地藏道場。我有理由相信,那個行凶者,還在你的地盤裡,師弟,你應該不會拒絕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