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珍妮姐叫來了幾個人,不管宋錦書說什麼,抬著她便下樓了。

可到了樓下,珍妮姐和宋錦書看到自門外進來的人,紛紛驚撥出聲。

“久久......”

天樞抱著久久進來,兩人的身上都還濕著。

久久麵色泛著青黑,人已經陷入昏迷,生死不知。

“久久被下了毒。”天樞冇耽誤直接直接道。

宋錦書此刻根本來不及激動女兒回來了,聽到這個訊息,捂著還刺痛的心口,快速道:“快,馬上把裴修年叫來......”

裴修年就在厲家。

厲卿川擔心宋錦書的身體便讓裴修年過來。、

隻不過之前,宋錦書總拒絕裴修年給她診治。

裴修年很快過來,給久久檢視過之後,甚至都來不及跟宋錦書說具體情況,便匆匆跑去庫房拿藥。

交代傭人去煎藥,裴修年則是給久久紮針放血。

等將藥喂下去之後。

他對緊張擔憂的宋錦書說:“久久中的毒有些複雜,我暫時先幫她壓製一下,要想解毒,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弄清楚中的到底是什麼毒素。”

“馬上送醫院。”

宋錦書毫不遲疑。

要檢查中的什麼毒,就必須要送醫院去化驗檢查。

裴修年頓了一下,又道:“趙清歌在這方麵比我精通一些,可以讓她過來。”

宋錦書已經通知了趙清歌。

她對珍妮姐說:“你跟趙清歌說一聲,讓她直接去醫院。”

珍妮姐點頭。

高遠抱著久久上車,宋錦書自然也要過去。

上車之前,宋錦書想起一件事,突然轉頭問,天樞:“厲卿川呢?”

天樞沉默。

雖然他麵無表情,可是珍妮姐還是能感覺到,怕是出什麼事了。

宋錦書豬瘟:“怎麼不說話?他人呢?”

“女兒現在中毒昏迷不醒,他到底去哪裡了......”

抱著久久的高遠此時已經紅了眼眶,雙手有些顫抖。

他已經知道了。

厲召現在帶著大批人,過去搜查。

可是,爆炸,山體垮塌......望月崖幾乎全都沉到了海裡,彆說人,此時就連屍體都找不到。

宋錦書此時也覺察到不對。

她問:“天樞......出什麼事了?”

珍妮姐道:“你說吧。”

不管出什麼事,都不可能瞞下去的。

天樞開口:“楚家老爺子綁架久久,要求厲卿川孤身前去,我暗中跟去,他給久久下毒,威脅厲卿川簽下所有財產轉移合同,我救下久久,他見逃不走,啟動了炸藥......”

“厲卿川在炸藥爆炸前一秒,我帶著久久逃了出來,厲卿川,冇能出來。”

天樞的陳述,枯燥無味,乾巴巴的。

可其中的危險,絕望,卻足以讓每個人震撼。

所有人都驚呆,珍妮姐張著嘴,冇了聲音。

高遠低下頭,肩膀聳動,一個大男人,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可宋錦書聽完,臉上並冇有什麼太多表情。

輕輕道了一聲:“哦......”

她又道:“去醫院吧。”

她這個態度,任誰瞧見都會說一聲冷血。

那好歹是他丈夫啊。

她竟然絲毫不在意。

宋錦書被扶著上車,可是冇受傷的腳剛踏上去,忽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