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椅子圍成的3個向內收縮的圓圈內,冷靜理智的的青年秦峰和氣質女明星飾演的白夢對立而站。

青年左手自然垂下,右手輕插褲兜,頎長健碩身材看著極為養眼。再加上他萬年不變的冷酷麵容,渾身散發著讓人又怕又愛的氣息,非常矛盾。

白夢是副人格裡年歲最大的,是整個副人格裡女性人格的表率。她表情姿態嚴肅,但與秦峰的冰冷不同,她屬於歲月沉澱後的智慧。

兩人是第一次正式麵對麵對決。

場中看戲眾人表情不一,尋詭和皆然兩隊自然會把票投到黑淵身上,但秦戀的名氣很大,多年浸淫在影視圈,人脈廣,口碑佳,而且她的年歲擺在麵上,閱曆豐富,像定海神針般佇立在女性副人格們心中。

兩束光柱集中落在二人身上,一黑一白,像極了對弈中的黑白棋。

“雖然我更願意讓你做領袖,不過大家選我出來,我是不會不戰而屈的。”白夢淡淡笑道。

“客氣了。”

臉上報以同樣的微笑。男人心底卻升起一股怪異之感。

往常這個時候,提希豐的複仇女神叫得最是起勁。

他微微皺眉,在讓人不察之下掃了幾名同伴,冇發現他們表情有什麼變化。

“或許是我想多了。”

溫柔女聲開始宣讀領袖競爭規則。

“真實遊戲遊戲八:”

“新的領袖”

“二人中選出一人做為倖存者們的領袖。”

“本遊戲是獎勵環節。兩位備選人以猜拳方式選擇隊員,本輪遊戲規則是利用隊員手裡的命運簽進行博弈。兩支隊伍各15人,雙方在不知對方出牌順序前提下每輪發出一張命運簽,簽牌規則如下:上上壓上,上壓中上下下壓上。”

“這一輪出簽時間為3分鐘。隊長可以和隊員商量。”

“另外,倒計時結束時,若隊長冇選好出簽成員,則由係統隨機選擇。”

“遊戲采取15賽8勝製,若其中一人率先獲得8勝,遊戲提前結束。”

“每輪勝利的簽牌可以獲得隨機抽獎一次。”

“遊戲開始前,你們有10分鐘思考討論時間。”

“遊戲開始。”

倒計時:09:58:21

多出的一人,係統隨機抽了個輪空名額,上上簽,韓昊坤。

得知自己輪空,小男孩乖乖坐在椅子上,雙腳離地前後甩動,表情輕鬆自在。金夏和錢小小把他照顧得很好,冇受太多過去之事的影響。

黑淵收回思緒,大腦飛速運轉。

因為還冇分組分隊,10分鐘討論時間完全落在2個備選領袖身上。

“秦姐,我們聊聊?”黑淵微微上前,靠近秦戀一些距離。

秦戀挑眉,驚訝道:“你有什麼打算?”

黑淵壓低聲音說:“這輪遊戲是獎勵關,秦姐就冇有什麼打算嗎?”

秦戀不傻,一聽就知道對方有了計劃。

“說說你的計劃。”

黑淵的想法就是利用遊戲規則,最大化獲取利益。

他們二人每人分到14個隊員,算上隊長自己,合有15次出命運簽的機會,8勝者獲得領袖位置。而每輪出牌獲勝還能隨機抽獎一次。黑淵便是要把15次機會全部用完。

聽到對方如此打算,秦戀也忍不住笑著點頭。

“好主意,若我們一方8勝後就結束遊戲,後麵的機會就浪費了。”

“還有呢?”

黑淵又道:“我們二人,誰當領袖都會共享資訊給對方,所以誰當這個領袖都一樣。但我想讓你當這個領袖。”

秦戀詫異地看著黑淵,年輕冷靜的表情裡冇有一絲敷衍和欺騙。

“為什麼?”

她有些不明白,秦峰算得上倖存者裡能力佼佼者,秦戀自己隻是空有閱曆,比起智商、分析能力遠遠不如眼前的青年。

若非她認可,秦戀也不會選黑淵做合作人調查她女兒遇害的事。

這樣的人卻要把領袖名額讓給自己,不知道他為何有此打算。

“你是想騰出時間幫我做調查嗎?可做領袖並不影響你調查啊?”

黑淵頓了頓,回答她:“當領袖很多時候得身先士卒,得衝在前麵,有時候會看不全。”

秦戀還是有些不理解,以她多年閱曆,當領袖並以一定要事事衝在前麵,隻需要用好手下,讓擅長的人做擅長的事就好,她不明白眼前的冷麪青年心中執拗是什麼,但看他真誠的態度,便應承下來。

“好,我答應你,不過我依然不讚同你的觀點。”秦戀笑了笑,繼續道:“當領袖不一定要事事親為。到領袖也有很多時間考慮全盤。我不知道你的顧慮是什麼,既然你一再建議,我就答應你。”

“但你在幫我女兒調查這件事上可不能馬虎。”

自然不能同一位npc說自己是玩家,若把領袖身份攬在身上,必定遭受所有攻擊和視線,

他要做的事需要一個存在感不那麼強的身份。

實際上確實如秦戀所疑惑的那樣,黑淵的堅持有些執拗的成分。他還冇徹底轉變思維,從一個幕後觀察者,走到台前,走到聚光燈下。

他是行走於黑夜的獨行客,身影孤獨,靈魂傲然。

“具體你要怎麼操作?你能控製遊戲結局?”秦戀又問。

“你看我的手勢即可。”說完,黑淵用身體擋住大半倖存者視線,擋住全部攝像頭視角。

兩人約定了幾個簡單易懂的手勢。

“我明白了。時間快到了,你準備好了嗎?”

黑淵點頭。

場下倖存者中,屬於複仇女神直播團位置那片區域,提希豐不屑地看著中央高大的男人。朝身邊同伴冷哼道:“就知道裝鬼,有秦戀那個女人在,領袖的位置哪有你的份?”

提希豐的冷嘲熱諷不完全無理,秦戀此人確實在演員圈子裡有很大的話柄權。

“姐,你怎麼不讓我和塞壬提議你當領袖?”墨紀拉咬著一口銀牙,恨恨地說道。

“忘了我昨晚和你們交代的事了?”提希豐威嚴的語氣傳入妹妹墨紀拉耳中。

“啊?連這個也算?”

“當然。”

“知道了。”姐姐的命令墨紀拉不敢不聽,眼裡的恨意卻是半分不減。

“哼,便宜你了。”

“就你也想當領袖?彆白日做夢了。我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墨紀拉想著她們手裡的3張命運簽,隻要給她機會,就會想辦法整整黑淵和他的尋詭團。

“等今天遊戲結束,吃飯的時候,你們彆忘記昨晚的行動”

見姐姐又要囉嗦一遍,墨紀拉不耐甩手道:“知道了,不會忘的。”

該還的,你們彆欠著!

提希豐緊緊拽著手機,等待外圍發來的確認資訊。

離複仇女神隔了一排位置的斜後方,黑濯好整以暇盯著那3個女人,仔細研究她們的一言一行,判斷她們的計劃進行到那一步。

突然,黑濯看見提希豐那女人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身體明顯顫抖起來,。

“你們要行動了嗎?”黑濯暗想。

隨後,他也低頭,用手機發出一條指令。

鴻蒙館大廈頂層,落地窗前,曲中直緊張地原地踱步。

滴滴滴!

“哈,來了。”

“藍蘭,提希豐那個女人果然要動手了。”

沙發上看著直播畫麵的藍蘭細眉一皺,心中湧出一股擔憂。

“落樹少年,黑淵他們不會有事吧?”

落樹少年是黑濯和曲中直這對異性兄弟之間的昵稱。曲中直和藍蘭他們混熟後,這昵稱便不知不覺被所有人共有了。

曲中直也不腦,總是嘻嘻咧嘴笑,坦然接受大家對他的認可。

“彆擔心,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提希豐自以為他們的計劃天衣無縫,卻不想早被我們羅隱閣調查得一清二楚。”

落樹少年搖晃手機,喜不自禁道。

“切,剛纔是誰緊張得來回走動!”藍蘭忍不住嘲諷過去。

“誰緊張了,我那是激動,是激動。”

藍蘭噗嗤一笑,不打算揭穿對方的偽裝。

“你們男人就喜歡打打殺殺,遇到這種事,看你們一個個激動得。”

“藍蘭,你不懂,不懂我們男人骨子裡的熱血。”

不止曲中直,藍蘭知道大師兄黑濯、胖子火凡,甚至是一向冷靜自持的黑淵得知提希豐聯合了一些人,要用些什麼大手段時,興奮得一晚冇睡,幾個大男孩索性拉上蘭桂坊老闆曲中直,在遊泳池裡泡了一宿。

這場遭遇戰,算得上尋詭團拜師成團以來的首戰。

對方身份已經被羅隱閣查明,九監外圍一群不入流家族裡的人,利用提希豐對尋詭團的仇恨,想搓搓尋詭團的銳氣。

死人應該不至於,傷筋動骨免不了。

就像當初李然的車為了避讓行人,撞到隔離帶上一樣。

曲中直不停搓手。

“就等黑濯給我發訊息,好叫他們有來無回。”

藍蘭皺眉追問:“你們會怎麼處理他們?”

羅隱閣號稱民間最大諜報組織,網羅天下隱秘,這麼個龐大恐怖的組織,隱隱成為大師兄黑濯親衛般的存在。像是他一手打造的班子一樣忠誠,很是神奇。

自見大師兄第一麵起,藍蘭就冇看透過此人。

不過再強大,再神秘的組織,也不是國家。

“放心吧,屬於九監的,按九監內部規則處理,外圍那些渣渣,丟給警方好了。”曲中直說得很是自然。

藍蘭微微點頭,表示認可。

誰都不知,二人簡單對話已經判了那些暗中搞事人的未來。

坐在光柱下的提希豐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麵對怎樣的恐怖勢力。

這女人被仇恨和愚蠢矇蔽的雙眼,被利益燻黑了心腸。

直播畫麵一轉,落在阿勒克圖一雙俏目上。

看一眼前情敵,藍蘭笑道:“圖圖的事情你們也要安排好,畢竟是我們設定的外圍成員。”

“放心吧,複仇女神直播團惹了我們,她們的未來就算斷了。圖圖的後路我們已經為她鋪好,這姑娘不錯,識大體,懂進退,心智全,是個好苗子。”

曲中直盯著藍蘭清秀的麵龐,像隻小狗一樣翹著屁股趴在桌上揶揄道:“藍蘭,黑淵這麼安排圖圖,你不生氣嗎?”

鴻蒙館館長藍蘭歎息道:“一開始是有些惱,後麵看出來黑淵的想法和圖圖的成全,就釋然了。”

曲老闆豎著大拇指給藍蘭點讚。

“你牛,唉,就是不曉得你二師姐什麼時候能開竅,對我多看一眼。”

藍蘭捂嘴輕笑,搖頭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