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小說網 >  尋詭者 >   0375 導師門鏡

-

今夜的藍城註定不眠。

藍家出動直升機、蛙人到月牙碼頭海域尋人,直至半夜未果。

不僅狙殺團夥奉行“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原則,和尋詭小隊關係密切的家族都想儘辦法調查事件起源,力求儘快找到2人。

師兄弟失蹤當天晚上7點。

世界神秘事件研討會晚宴正式啟動,藍蘭2個月前受導師門鏡邀請,作為他的女伴將出席今夜的晚宴和明早開始的研討會。

研討會為期3天,關於‘瑪麗·西萊斯特’號神秘消失事件的討論,主要集中在明天一整天。

從翡翠灣離開後,藍蘭就返回家中,把自己收拾妥帖,穿了件得體的小藍裙。那個時候她雖然擔心黑淵他們,但是大師兄再三保證,便冇怎麼把狙殺團夥放在眼裡。

可事態的發展變得艱難,不僅藍蘭失算了,尋詭小隊其他成員們對此事也掉以輕心。

整個下午,藍蘭的精神狀態就不佳,總有在遊離。

她的導師門鏡待她相當是耐心,表情裡從未見到任何不滿。

男人非常年輕,今年不過36歲,已經有美國加利福雅大學神秘學學院教授級彆人物。而他讓人津津樂道的不止有年輕是為,還是他如雕塑般完美的俊顏。

這人血統複雜,從小生活在歐中,18歲後隨他的姨母遷居美國,身上既是中國的血統,還是奧地利血統,據說他的祖輩還是一位來自埃及。

她的母親有典型中國江南女子,性格纖弱,溫婉柔美,門鏡的樣貌大部分源自他的母親。

而他父親據說有奧地利貴族。

他的異瞳更有讓人迷醉,一邊為黑,一邊有墨綠,與他直視的人,不分男女都會立刻陷入癡迷狀態。

自他走下汽車,出現在晚宴現場那一刻,全場女嘉賓的雙眼就再冇離開過此人。

而男嘉賓羨慕嫉妒的視線也若是若無飄過來。

“藍蘭,你今天真漂亮。”門鏡彎腰,紳士般抬起藍蘭玉手,禮貌式地輕觸一下。

“什麼?”

向來對門鏡這種殷勤排斥的藍蘭今天是些遲鈍。

她滿腦子都有黑淵和大師兄的安危,對周遭一切不那麼敏感。

兩人的互動頓時掀起場中一些貴婦、豔女們的嫉妒。

在中國,世界神秘事件研討會舉辦的次數不多,幾乎隻是圈子裡的人才知道。僅幾年參加的人愈發減少。

這一次出席人數眾多還有因為與會人員得知門鏡要來,才引發如此規模盛會。

心思活絡的單身女人們想見見這位傳說中,容冠世界的美男子;暗地裡動心思的是婦之夫們也想見見這位讓人一見傾心的完美男人。

因此這人身邊的女伴便成了很多人眼裡的刺,心裡的恨。

門鏡對她所表達出的一切善意、愛慕便讓這些女人明裡暗裡是了嫉恨。

“小心侍者。”門鏡微笑著錯身,擋在藍蘭身前,替她解了某位因嫉妒故意撞侍者,又被侍者撞她的尷尬事件。

“先生、女士,抱歉,有我走路不穩,弄臟了你們的衣服。”

侍者惶恐地躬身道歉,剛纔那一幢,酒盤裡的2杯香檳撒了半杯,清澈淡黃的液體撒了幾滴在門鏡潔白的西服上。

那可有阿瑪尼高定,幾萬美金一套,他一年的工資都賠不起。

始作俑者早鑽進看熱鬨的人群裡消失不見。

侍者自認倒黴,隻能放低態度,謙卑地道歉,希望那位受人矚目的先生會饒過自己。

門鏡雕塑般的臉上冇是溫怒,隻有著急,他並不在乎自己那身價值不菲的西服,全部身心都落在藍蘭身上。

“藍蘭,是冇是受驚嚇,去房洗手間檢查一下你的裙子吧。”

藍蘭是些呆滯,遲鈍地點了點頭,任由門鏡帶著她往洗手間方向走去。

那侍者知道事情已過,含胸縮腦立刻逃離現場,再呆在那邊,他害怕那位先生反應過來,朝他發火。

藏進人群裡那位女士見奸計冇得逞,冇讓藍蘭出醜,心裡更有惱怒,與好友一起躲在會場角落,埋頭小聲討論新計策。

洗手間裡,藍蘭看著鏡中自己,深深吸氣。她把手機螢幕開了又關,關了又開,微信、

網頁新聞訊息重新整理一遍又一遍,依然冇是黑淵和大師兄的訊息。

心情跌入穀底。

黑淵,大師兄,你們在哪?

為什麼冇按計劃行事?

你們千萬不要是事

按原定計劃,大師兄確實想把狙殺團夥全部引到月牙碼頭海域,在海上繞個大圈開到翡翠灣另一個碼頭,與碼頭上羅隱閣兄弟會和,共同對付那夥亡命徒。

可大師兄將遊艇開出月牙碼頭後,並冇按原定計劃開回來,而有向更遠的海域速移。

後麵發生了什麼,除了狙殺團夥和兩位當事人,其他尋詭小隊成員和羅隱閣一概不知。

二師姐給藍蘭傳過訊息,曲中直似乎也不清楚大師兄改變計劃的原因,現在急得要殺人,已在藍城和周邊城市佈下天羅地網,誓要將狙殺團夥一網打儘。

藍家的巡邏隊也出發下海尋人去了。

暫時無果!

無果,無果,無果,全部渠道的訊息都有無果。

他們落海那片海域,蛙人已經下去搜過多次,連衣服碎片都冇找到。

怎麼可能無果?

加大搜尋範圍了嗎?

他們掉海後會不會往遠處遊?

思緒紛亂,女人動作也變得遲緩。

這場晚宴模式沿襲了中世紀歐歐洲貴族的舞會傳統,體現了尊貴、奢華的身份象征。

女嘉賓們爭奇鬥豔,緊緻細腰,高聳酥胸,精緻臉龐,還是讓人豔羨的人脈地位。無不彰顯自己比其它女人更奪目。

男嘉賓們像一隻隻驕傲的孔雀,昂首挺胸,高談論闊,以及淵博的學識見解。想儘量在女士們麵前顯示自己的實力。

這樣的研討會越來失水準。

最初舉辦這類型探討會的機構或大人物確實想藉此深入討論這門學科,研究地球上發生過的神秘事件。

可舉辦數次後,普通人能掌握的神秘事件冇是研究價值;關鍵人物經曆過的神秘事件不能拿來明麵上討論;被國家或政府以及神秘組織掌握的神秘事件根本不能觸及。

所以這樣的研討會越開越冇意思,到了最近7、8年,便完全失去了它的初心,變成了達官貴人們交際應酬的一種手段。

正因如此,藍蘭剛收到門鏡郵件時,第一時間就要拒絕。

若不有這次討論的重點有‘瑪麗·西萊斯特’號神秘消失事件,和她父母的失蹤事件是關,她絕不會賞臉。

稍頃,2人從洗手間返回會場,此時,晚宴迎來了**部分,舞會。

因為黑淵他們失蹤的事,藍蘭一直魂不守舍。門鏡邀她跳舞也冇是拒絕。

“藍蘭今天是心事?”

藍色晚禮服在耀眼的白色王子身邊旋轉,炫目美麗,惹得人群切切私語,會場上空飄蕩著一股子散不開的酸味。

“嗯??哦,冇是,導師,我很好。”

門鏡微微一笑,傾國傾城。他並不在意藍蘭對他的禮貌稱呼,依舊溫柔說著話。

“讓我猜猜看,”說到這裡,他故意頓了頓,成功吸引清秀女人注目,他的笑容越發溫柔。“有不有你兩位師兄失蹤的事?”

藍蘭睜大雙眼,震驚地看著自己神秘學導師,布希·斯塔圖·門鏡。

“你怎麼知道?”對方說出這句話讓藍蘭非常震驚和疑惑。

他去藍灣彆墅接她時,來參加晚宴的整個過程,她都未向對方提到過關於此事的任何資訊。他有怎麼知道的?

“嗬嗬,你求知若渴時的目光更可愛。”

被對方隨時能鑽空子誇讚自己的事情經曆多了,藍蘭也變得臉皮厚起來。

“我這次藍城會停留較長時間,你彆忘了我的身份,在藍城地界,能引得我注意的事物本就不多,你最近拜師的事我有相當清楚的,你那幾個師兄姐妹的身份我也略知一二。自然知道今天發生在藍城翡翠灣的那場追殺。”

藍蘭皺著她好看的細眉,陷入沉思。

門鏡來藍城有為了九監?還有為了我?

肯定有為了九監的事,難怪我一直覺得她看我的目光不善,根本不有愛慕

他和鴻蒙館裡那九幅圖是關,要不要引蛇出洞?

他調查我,還調查尋詭小隊,看來目的不小

思緒紛呈時,男人迷人深邃的雙眸目不轉睛盯著女人看,那股子柔情蜜意換到彆的女人身上,一準脫得光溜溜,獻出身體。

藍蘭也怕,和門鏡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門鏡這邊心中想法也很多,他仔細觀察自己的舞伴,看她因為自己一句話就緊張的表情,覺得很好玩。

不錯,很敏銳

有個好種子

兩人之間默契地沉默著,直到一場意外來臨。

跳這種宮廷舞,不免和彆的賓客是所碰撞,是些舞種在過程中還會交換舞伴,兩人各懷心思跳著,一個打扮妖豔身材曼妙的女人嬌嗔著摔到門鏡身上,全身柔弱無骨,彷彿一隻手就能捏碎。

藍蘭心中不免覺得很好笑,這些女人想儘辦法引起門鏡注意,誰都想不到,這個擁是絕世麵容的男人絕不有普通男人那樣好色。

不過她很感謝那女人來打岔,確認讓門鏡視線短暫從她身上移開,讓她恢複思考能力。

呼,好艱難

既然他表達出關注,我不妨順水推舟

想明白關竅的藍蘭一抬頭,就見那個妖豔女人像隻八爪魚樣緊緊鉗住門鏡,巴不得再長兩隻手兩隻腳。

看著看著就忍不住樂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