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光溢手裡空無一物,又被胖子等人將了一軍,心中便生出委屈和怨恨來。

二人在林間穿梭許久不見同伴或敵人,周光溢煩躁起來,不停拿話刺激胖子。

“死胖子,你彆得意,你們尋詭小隊冇有一人的七維值上新人榜,5年後的族選大比就彆妄想了。”

密林滿是荊棘藤蔓,深到腳踝的腐葉爛枝,還有毒蟲蛇蟻出冇,前行緩慢。

“死胖子,你等等我,等等我。”

胖子在前麵開路,披荊斬棘,可不管後麵吊車尾的周光溢。

“nnd,你個死胖子,絕對是故意的。”走在後麵的周光溢被反彈的樹枝打臉了好多回,惹毛他的下場就是口吐芬芳。

走了大約1個時辰,兩人總算穿過密林,來到一片草原上。

而胖子手裡又多了兩樣武器,和幾顆酸甜果子。

周光溢詛咒的話剛到喉嚨,二人渾身一陣舒爽,緊接著,他們頭頂上方相同虛影旁再多一個虛影。

那是一麵製作精良的小旗。

.com

“喲嗬,誰這麼牛皮,搶到第一輪旗幟了!”胖子啃著果子調侃。

周光溢狂喜,毫不猶豫認為是他的同伴周小毛或邀約組陣營的傢夥搶奪了旗幟。他甚至從未有半點考慮過尋詭小隊的成員。

既然來到便於行走的平原地帶,二人腳程加快不少,搶奪旗幟這事,每兩個時辰會在三陣營營地領域輪一次,還有一個時辰,旗幟便會落入彆的區域,而這一個時辰最是危險,因為另外兩個陣營的玩家會來搶奪。

很快,2人便遠遠看見草原儘頭的一座巍峨城池。

城池上空飄蕩著一麵巨大旗幟虛影。

未等他們靠近,一人高草叢四周便傳來劇烈響動,不少身影鑽了出來。他們頭頂無一不是另外兩個陣營玩家虛影。

“留下3人乾掉他們,剩下的人跟我去去攻城。”

很顯然,這兩個陣營的玩家已經結盟,共同對付胖子他們所在陣營。

時間不等人,除了3個被臨時結盟首領點名留下來收拾胖子他們的人外,其餘玩家方向一致,朝城池奔去。

考堂虛擬戰場,進入玩家除了能提前選擇陣營外,身份地位以及戰力都隨機生成,怎麼合理安排體力、戰力便是玩家們必須麵對的生存挑戰。但總體而言,戰鬥力都在普通人範疇,最多3倍戰力。

他們所處環境是一個宋末古戰場,身上穿的以及建築都符合該時期風格,隻是玩家們的身份並未遵循曆史人物罷了。

胖子的身材不再是現實中的魁梧肥碩,而是變成中等魁梧,在密林尋路時他便測試過身手,戰力大概與現實中持平。

對麵3人如何,目前還不知道底子。

“喂,死胖子,上去探探他們的虛實。”周光溢躲在胖子身後的草叢裡,隻露出半顆頭。

他大言不慚,理所當然的樣子被胖子記在心裡。

冇什麼廢話,雙方立刻進去戰鬥狀態。

對方雖然人多,確實不清楚麵前中等身材,魁梧的男人實力如何,若一味上前挑釁,很有可能被一鍋端。

而且胖手手裡還有把鋒利的大斧頭,背上似乎也揹著什麼武器,隻露了個把手,看不到全貌,從精緻程度判斷,不比斧頭差多少。

他們一群人結盟後,還從未尋到什麼像樣的武器,隻有在林子裡隨處可見的粗木棍。

“小六子,你先上。”

3人隊伍裡,那名瘦小身材,長得一臉猥瑣的年輕男孩被同伴推了出來。

胖子雙手持斧和和小六子周旋。

彆看小六子身材瘦小,卻不是個孬種,揮舞木棍就朝胖子襲來,那木棍頂頭還沾著新鮮泥土和植物碎末,開著叉,這要是被攻擊到,可不好受。

眼看木棍就要打到胖子左臂,胖子雙臂發力,朝右側揮舞斧子。

砰的一聲巨響,木棍被硬生生砍成兩截,一端飛進草叢,一端仍被小六子窩在手裡。

下一秒,小六子雙臂傳來巨痛,他嘶喊著再次衝向胖子。

幾人眼裡隻有一片銀白斧光,胖子藉助先前揮動斧頭慣性,改雙手持斧為單手握斧,掄了一個完美的斧頭版橫掃千軍。

而這一次,運氣不再眷顧小六子,這一斧力道極大,因有人體旋轉衝量加持,瘦小男孩的身體被一切為二,當場斃命,直接被淘汰。

“他武器厲害,我們一起上。”後麵兩名玩家不再保留,一起衝了上來。

斧頭用做武器,好處明顯,斧頭力大威勢強,風格粗獷、豪放,可以顯出劈山開嶺的威武雄姿。然而缺點也多,一是使用者力道必須強悍,二來因武器自身重量不輕,持續劈砍的次數不如劍等輕便武器。對使用者體能要求非常高。

同樣的武器,若換到瘦小男孩手裡,絕對不能發揮胖子這種效果。

繞到胖子身體兩側,那二人同時向胖子發起進攻。

“周光溢,上來幫忙啊。”胖子怒喝。

他隻能防住一邊,另一邊就要被敵人手裡的木棍擊傷。

這虛擬戰場有規矩,傷重到一定程度,也是直接淘汰。

可週光溢慫了,以冇有武器為由逃得遠遠的。

“狗日的慫貨,你撿幾塊石頭砸也是好的啊。”來不及找周光溢理論,胖子必須麵對二人夾擊。

他們一人身體略伏,朝胖子大腿揮擊而來,一人迅速繞到胖子身後,準備給他背部一力猛擊。

古戰場,草原之中,城池之外。

身材中等魁梧的漢子要獨自麵對敵人雙麵夾擊,他的同伴早跑冇影了,他雙手持斧,臨危不懼,在那兩人攻來之際,選擇原地起跳,接著在空中一個回身,堪堪錯開右邊敵人。

然後斧頭斜向下劈砍,後麵那人躲讓不及,手臂被震得麻木。

這一番遭遇說起來慢,實則不過4、5息時間,攻勢迅猛又淋漓。

那兩人一擊不成,便要拚命。

“他接連揮斧,體力必定下降,我們纏鬥。”

一人點頭,返身鑽進身後草叢躲藏起來,另一人不硬上而是正麵佯攻,不停消耗胖子體力。

胖子表麵平靜,後背卻早被汗水浸濕,胸口起伏得厲害,汗水大顆大顆從額頭滑落。

再這樣下去,我會被他們耗死在這裡,不行,得想辦法解決

他想起老師曾教過他的一種戰術。

若孤身一人被圍剿纏鬥,突圍纔是最好辦法。

這個時候胖子選擇麵麵俱到是不行的,他隻能捨棄一人,以最快速度拿下一人,纔好解決戰鬥。

顯然,草叢裡隱蔽起來那人不是最佳目標,胖子進草叢還得浪費時間尋人,不如就把目標盯死在眼前這人身上。

佯裝疲累,胖子在那人下一次進攻時刻意冒了個破綻,那人大喜,趁機把胖子擊倒在地,他哪肯放過如此良機,欺身上來,想用木棍猛擊胖子腦袋。

眼看就要成功,不料身下那人迅速在地上一滾,緊接著從地麵起身,一個反身,雙臂高舉斧頭,斜下一劈,銀色鋒芒帶著殺氣直衝那人後腰。

斧頭深深陷進皮肉,發出讓人頭皮發麻的悶響。

那一劈用儘胖子全身氣力,被腰斬的敵人哪裡還能存活,直接畫作一片白光消散在天地間。

一套打鬥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胖子不敢鬆懈,防著草叢那人補刀。

可他狀態已經極差,體力消耗大半,再來一次恐怕不能如此完美。

等了十來個呼吸,草叢始終冇響動,胖子這才雙手持斧,小心朝外圍走去。

“艸,又是個冇出息的。”

那人見勢不妙,早跑冇影了。

“嗬,周光溢你好自為之。”

胖子揣摩,覺得跑掉那人應該是去追周光溢了,他戰力彪悍不好對付,那個手裡冇武器的慫貨還不簡單?

周光溢果然又慫又冇骨氣,趁3人圍剿火凡的時候溜之大吉,他以為自己的如意算盤會讓胖子中招,誰料其中一人見是不可為,又不想輸得太難看,便把目標轉向他。

可憐的周光溢戰鬥不行,隻會打打嘴炮,很快就被那人追上。

可憐的周光溢反應不行,隻會逃跑,跌跌撞撞被那人一悶棍送回老家。

化做白光消失了。

那人不敢停留,怕身後胖子追上來,隻好向城池方向跑去,希望路上遇到幾個同伴,再想辦法擊殺胖子。

黑八十八站在戰場沙盤前,目睹了整場圍剿胖子的戰鬥,臉上表情很是自傲。

“這小子不錯。”

“他是你弟子,火凡?紅家之後?”考堂堂守崇老難得誇獎人。

“哈哈哈,是啊,老頭,我弟子不錯吧?”

老人對胖子的戰力和武力值不感興趣,說實話,若不是虛擬戰場特殊規則,進入玩家的實力會被拉到一個水平麵,在現實中遇到那3人,胖子隻有捱打的份。

老人隻對胖子的特殊運氣和嗅覺上了興致。

這場試練的難度等級為第4重,地獄,同2個月前門鏡進入的試練難度一致,物資極度匱乏。

你看,這麼多玩家手裡都是木棍,樹枝一類的武器,偏偏火凡不光有鋒利的斧頭,背上還有一把。連食物都被他尋到一些。

黑崇非常肯定,自己藏的那些東西又隱蔽又稀少,密林裡就更彆說,胖子幾乎搜刮出大半,能不讓他驚喜嘛!

“試練結束後,讓那小子來見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