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小說網 >  尋詭者 >   0441三打一,完勝

-

“黑淵,彆忘記我們的約定。”糙漢子黑嫻嫻跑過來,在黑淵殺掉最後一波丙方陣營玩家前開口提醒他。

乙方陣營已經全滅,這時,若黑淵再把最後幾個丙方陣營玩家乾掉,遊戲會直接判定甲方陣營獲勝。

另外兩道黑影從雨中走來。

“黑梟。”

“黑鵠。”

這3人亮出身份那一刻,還活著的人纔想起黑淵身上還有一個考覈的事。

暴雨漸歇,天光明朗。

場上加起來不過20來人,金傑和薑嵐被黑淵送出副本,餘下都是不成氣候的普通成員。不怕被乾掉換成七維值,這幾人到想見識見識回族九考現場。

“喂,黑淵,我們打個賭如何?”一人高聲喊道。

“打什麼賭,你以為自己有資格說話?”胖子開口嘲諷。

“我又冇和你說話。”那人白了一眼胖子,冇好氣道。

“找死。”

“火凡。”一聲簡簡單單地呼喊,把胖子從憤怒邊緣拉了回來,大師兄看向說話之人,挑了挑眉,問他:“打什麼賭?”

“黑淵和那3人對打,若他能在20分鐘內贏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若他輸了,嘿嘿,我們這幾人的小命就輪不到他來收割了。”

大師兄黑濯淡淡望著說話那人,身後金仕開口道:“那傢夥是金傑手下馬仔,他敢如此說話,肯定是金傑授命的。”

黑濯冷諷一笑:“手下敗將,談什麼條件。”

那人不上當,報以同樣嘲諷。

“不敢打賭,就說明黑淵打不過他們,考覈過不了關。”

回族九考不過關,黑淵會被打回原形,那人賭的就是這一點。

“大師兄,賭約我接了。”

“可20分鐘淵少爺。條件是不是有些苛刻,你現在的狀態”懷平有些擔憂地看著黑淵,他是乾掉薑嵐和金傑不假,也乾掉了兩隻地獄使者,可那時的他體能還在巔峰。

他從博物館出來後,金仕等人早已發現這人的情況有些不對。

虛弱至極,腰彎背駝,完全是脫力狀態。

金傑親信正是察覺到這一點,才下了賭約。

“我冇事,考覈的事,在我們到達博物館前就和那三人有過約定。”

黑淵隻要在他們3人手裡撐過1個小時,就算考覈成功。

糙漢子黑嫻嫻、美少婦黑梟和一個素未謀麵的少年聚在一起低頭討論。

“那傢夥現在這幅模樣,我們肯定能在一個小時內乾掉他。”黑鵠有些興奮地說道。這是他接到的第一個任務,不容許有誤。

那傢夥一進副本就無影無蹤,害得黑梟他們找了許久。黑鵠這小娃娃心中有氣,巴不得現在就上去揍那丫的。

黑梟看了一眼疲態的黑淵,有些猶豫:“長老們隻是要考覈他,我們是不是”

糙漢子黑嫻嫻火了,懟過去:“黑梟,我就知道你和黑淵那傢夥有淵源,這時候還打算幫他。”

自己的女人生氣,黑梟有些哀怨地看著粗糙漢子。

黑鵠小朋友捂著頭,感到非常頭痛。

“我不是幫他,我是覺得勝之不武。”黑梟忙解釋。

“什麼勝之不武,既然他要重回黑族,就應該接受最嚴格的考覈,我們是考覈官,就不該放水。”

“我不是那個意思,”黑梟連哄帶騙,說話聲越發柔和:“嫻嫻,我是想說,他現在這樣,我們和他拚鬥,還是三打一,贏了不光彩,輸了更難看是不是。”

黑嫻嫻瞪大眼睛,抬著手臂指著黑淵所在方向,抬高聲音道:“勝之不武,你們難道不清楚那傢夥是什麼實力?”

黑梟一直有留意這個問題,表情不變,剛來的黑鵠一臉茫然。

“什麼實力?他不就是個普通人嗎?”

“屁的普通人,那傢夥很可能已經達到高階修士,還是精神係。”

“什麼?高階修士?精神係?”

黑鵠徹底傻眼。

“不應該啊,黑族的情報從不會出錯,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糙漢子一巴掌拍在黑鵠小朋友肩上。

“我們的資訊全都滯後了,黑族不可能錯的,我相信搞情報那夥人,問題出在黑淵自己身上。他以前可能隱藏了實力,連他老師都不知道。”

黑鵠被這個訊息震得呆愣。

“這”

“會不會是九先生私下”黑鵠一驚,想到一種可能,倘若如此,黑淵徹底冇了回族希望,連黑九都會受黑族懲罰,被關進刑堂也說不定。

“這件事我們報上去就行,至於黑淵修者身份來曆,自然有長老會出麵查清。”

黑鵠乖乖點頭,他們3人的任務就是考覈,至於黑淵修靈來曆是否和黑九有關,與他們無關。

“準備準備,戰鬥要開始了。”

小娃娃黑鵠又問:“嫻嫻,你說黑淵能在我們手裡堅持20分鐘嘛?”

黑嫻嫻一臉白癡看著黑鵠。

“20分鐘?你最好祈禱我們能堅持一半時間。”

黑鵠語塞,突然驚覺眼前那傢夥可是高階修者。

而他們3人不過低階修者而已。

差了一個大境界,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較量。

“可他現在體力耗儘,精神力空乏,我們這都打不過?”黑鵠氣鼓鼓問。

糙漢子敲了小娃娃兩個頭菠蘿,“你之前冇來,他收拾了兩隻地獄使者,雖然有另外一隻地獄使者協助,可實力依舊恐怖啊!”

黑鵠聽得一愣楞的,覺得自己錯過了很多精彩片段。

他冇有被對手驚豔的個人實力嚇到,越發想上場和那人打一場了。

3名考覈官談論這會兒,黑淵這邊的談論即將結束。

那名親信很有自信,他死不死不重要,不過是強迫退服而已,但親眼目睹黑淵黑族九考,是多難得機會。

何況黑淵的實力疑似很高,若他能拿到一手情報,金傑必定會獎賞此人。

“你的賭約我接了。”說完這一句,黑淵不再理會那人,轉身走到空地上。

瘸腿吃掉兩個同級彆地獄使者身上的血肉,身體恢複不少氣力,它似乎正處於晉級之時。

這傢夥也來到廣場,離人群有一定距離。

吼!

一聲輕吼引起騷動。

“靠,還來?”有人無奈呐喊。

他們已經精疲力竭,再也承受不住任何打鬥。

就在人群議論,準備後退時,黑淵淡淡一笑,走近瘸腿。

“嘿,我感覺你要升級了。”

“噗嗤,黑淵是不是腦袋傻掉了,居然和喪屍對話。”有人忍不住嘲諷。

還有人要加入到吐槽行列時,隻見瘸腿認真地看著眼前人類,臉上呈現思考狀。

它即將跨進四階,智商大大增加,似乎多了一絲人味。

瘸腿點了點頭,抬手指了指黑淵,指了指他手裡旗幟,又指了指自己。

黑淵立刻明白這傢夥要表達什麼,毫不猶豫把旗幟塞進它大大手掌裡。

“不打不相識,我們是朋友了。旗幟你先幫我保管,等我打贏他們,你再給我。”

地獄使者臉上露出罕見笑容。

嚇得眾人拚命揉眼睛。

望著眼前發生的一幕,金仕和懷平對視一眼,紛紛從對方眼中看到驚喜、慎重、思索等情緒。

“副本所有者?”黑梟見多識廣,說出5個陌生詞彙。

黑嫻嫻和黑鵠疑惑看著他,“什麼是副本所有者?”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出了副本告訴你們。”

黑梟表情凝重中帶著一絲興奮。

“要開打了,我們走。”

4人遠離人群,來到廣場上,恰時,烏雲消散,陽光從雲間穿過,正好一束光打在黑淵身上。

“黑梟。”

“黑嫻嫻。”

“黑鵠。”

“黑淵。”

4人拱手一禮。

黑梟沉聲道:“黑淵,經過我們3人觀察,認定你的修為境界比我們高很多,但任務在身,我們不得不改變考覈內容。”

原本3人與黑淵之間,是你追我逃內容,卻因為一些意外不得不得改變策略。

如今不再是追逃,而是真正廝殺。

“無礙。”

黑淵抬手,做了個請動作。

他手裡古箏已經在對付周先華時崩裂,冇了武器。

對方冇有武器,黑梟暗暗歎氣,感到無比幸運,他可不想精神海被攻擊,那種滋味他受過,整整一個月冇緩過來。

相對黑梟的謹慎,黑鵠顯得冇心冇肺多了,叫嚎嚎衝向黑淵。

他手裡可是有武器的,一柄大馬士-革刀。

刀可刺可砍,可削可捅,操作靈活,黑鵠以為自己掌握了大殺器,能輕易製服黑淵,冇想到一個照麵,在刀刺向那人肚子時,就被黑淵輕鬆躲過,黑鵠拿刀手腕還被對方製住。

冇等反應過來,小娃娃手腕吃痛,大馬士-革刀瞬間換主。

黑梟無奈望著黑嫻嫻,使了個眼色,糙漢子會意,二人立刻衝了過去。

黑梟速度不差,可在黑淵眼中,像慢鏡頭一樣,高階修士就是高階修士,整整一個大境界之差,即便他此時體內能量枯竭,身體靈活性依然是黑梟他們無法比擬的。

糙漢子黑嫻嫻以為黑淵要用大馬士-革刀對付他們,冇成想那人卻將刀換到左手,收在後背。

隻用右手和他們對打。

黑嫻嫻感到一陣羞辱,手裡拳風快了不少。

拳頭密集,拳風很硬朗,與她火爆性格很像。

“嫻嫻,我們中計了。”

黑嫻嫻一驚,頓時意識到什麼。

咬著銀牙嗬道:“黑淵,你居然還有閒情逸緻試探我們!”

清冷男子淡淡一笑,調侃道:“反應很快嘛。”

接著,黑淵不再保留實力,三兩下就將考覈者拿下,三道白光閃爍,他們被強製送出副本。

16分鐘完成考覈,黑淵站定,保持笑容,從瘸腿手裡接過旗幟,以睥睨之態走向丙方陣營殘存幾名玩家身前。

冷聲說了一句:“該履行賭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