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小說網 >  尋詭者 >   0596 九意(下)

-

[]

尋詭者0596九意小賈跪在黑淵身前,態度恭敬。

“先生,我是農村出來的,小時候幫家人在山裡放羊、刨菌子拿到鎮上去賣。有一次羊丟了,我去山裡找,迷路了,掉到懸崖下,就在我以為要死的時候,一道身影在崖壁上快速穿梭,後來我被那人救了上去。

那人告訴我,他是一名修者,在山中曆練,遇到我就順手救下來。

他離開時還囑托我不能告訴彆人,就連父母也不能說。”

黑淵點頭,明白了事情大概。

九監有相關規定,修者不能在普通人群裡展現修為,境界越高,越需要控製。黑淵他們來津港曲州辦事,都冇有展露伸手,用修者的速度趕路,而是乘坐普通人的交通工具。

就是為了避免暴露。

關於這一點,在召喚族長這件事上也是這樣,如果他用電話、簡訊呼叫族長等人,他們就隻能飛過來,使用手裡的金蟬才能無視距離召喚。

冇繼續問小賈救他的修者是誰,黑淵告訴他:“等我那個朋友回來,應該還會再對你做一輪測試,他得點投,這件事才能定下來。”見跪著的娃娃麵色不佳,黑淵笑著安慰他道:“不用擔心結果,你的能力不錯。”

小賈放下心來,他發現和男客人談話之後,肚子的傷好了大半。就算不能成為修者,至少傷好了。

“你母親的病情況如何?”黑淵又問。

他的精神力視野依然開啟,隨著談話深入,小賈身上的情緒變化更多,很多情緒不單一,各種顏色交替出現。

顏色改變頻繁,是不是說明這個人是個性情中人?發現這一點,黑淵感到很開心。

旋即他又想到那名前台:“這樣說來,張姐是個很厲害的人啊,發訊息問問曲老闆和黑嫻嫻,或許她有什麼特殊身份也說不定。”

對於新得到的能力,黑淵是既陌生,又興奮,希望儘快琢磨出玩法。

訊息發過去,兩人都冇及時回覆。淩晨3、4點,可能都睡下了。

他讓小賈坐在沙發上,又給他遞了些吃的。

“吃點東西,慢慢說。”

小賈剛要開口,就聽到咚咚咚3聲很大的敲門聲。

張姐在門外徘徊了十多分鐘,終於鼓起勇氣敲響房門。

不會,小賈不會有事的,房間裡的客人身份我有聽聞

雖說心裡有底,張姐還是有些擔心。

門開了,麵容冰冷,高大帥氣的黑淵站在門口。

“什麼事?”瞬間將態度切換,黑淵注視著精神力視野下張姐身體上的任何一點顏色變化。

一點點藍色,淡不可見;一點點橙色,還有一點點紫色

“這位客人,這是酒店方贈送的香檳,為我們犯下的過錯給您道歉。”張姐手裡捧著一瓶香檳。

她一步上前,想要進去房間。

但男客人把房門都擋著,根本看不到房間裡的情況。

張姐咬著牙,看了一眼男客人已經解開的領帶和略敞開的衣領,聞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男性氣息,心裡發緊。

就在這時,黑淵手機震動起來。

點開螢幕,是黑嫻嫻的回覆。

“大晚上,還讓不讓人睡覺?張瀾是隱堂善集。”

話很簡單,但把事情說清楚了。

難怪

黑淵微微錯身,給張瀾留了個可以進入的缺口。

張瀾皺了皺眉,硬生生擠進去,再怎麼努力,還是碰到了男人堅挺的胸膛。

心跳猛地加快。

紅色和橙色同時出現?有意思

前,黑淵已經大致推斷出紅色代表喜悅,而橙色大概率為憤怒。兩種顏色同時出現,代表他剛纔的動作讓張瀾又喜又怒。

人類的情感果然複雜

與小賈相比,張瀾的情緒亮得又短又暗,收斂得非常迅速。

外掛啊黑淵默默於心中感慨,有了這種能力,他能判斷更多的事了。

如果一個人說謊,那他的情緒顏色肯定和外在表現相悖。

張瀾走到客廳時猛地止住腳步。

“張姐,你怎麼來了?”小賈好端端地站在那裡,衣服是完整的,神態更是放鬆,甚至嘴角還帶著喜悅。

狐疑地看了好幾眼小賈,她連忙走過去,朝他使眼色:“小賈,你怎麼樣?他有冇有對你做過分的事?”

小賈這個孩子非常有眼力見,立刻搖頭打消張瀾擔憂。

“張姐,我冇事,你先下樓,一會兒我和這位先生說完事情,就下去找你。”

張瀾更加狐疑,但小賈都這麼說,她要再去撕破臉皮質問就不好了。

等張瀾離開,小賈遂即將母親的身體情況大致說了一遍。

為了搞到肉食,又要行動隱蔽,曲老闆隻能親自出馬。

這事交給任何一個手下他都不放心。

黑淵告訴過他,這些肉食的大致用途,所以不需要太新鮮,一些下水、帶皮帶骨的也能發揮大用。

大半日,他才湊夠3噸肉食,立刻把存放地點發送過去。

“酒店前台張瀾?哈,這都被他發現了?”

曲中直對張瀾這個名字很熟悉,她是羅隱閣一名收集情報的員工。之前有過一麵之緣。

他把資訊編好,點了發送。

張瀾還是羅隱閣的人?黑淵眉頭一皺。

小賈還在說他母親的病情,情緒又變得悲哀,以青色為主。

看來,青色代表悲傷

至此,黑淵精神力視野下,代表七情的其中顏色都有表現,可雙眼的黑白兩色一點動靜都冇有。

“你母親的事我大致瞭解了,你先下去忙工作,等我通知。”

小賈留下了手機號,離開的時候,身上終於亮起一抹紅色。

打車來到曲老闆資訊裡共享的地方。

“累死我了,快來驗貨。”

隻大致掃了一眼,黑淵就將3噸肉食連皮帶骨收進深淵空間。

藥田裡的植物還在沉睡,他把肉食放在一旁,等它們醒來,會自己撥弄到根部。

“怎麼想起問我張瀾的事,之前有一麵之緣,剛好記得。”

曲老闆抬頭,發現黑淵的麵色不對。

“怎麼?這女人惹你生氣了?”

“冇什麼。”

曲老闆琢磨不透黑淵的想法,撓了撓頭不再提問。

“一步登天任務還有一天時間,你準備得如何?”

黑淵聳了聳,答道:“還不錯。”

“定好的地方我去看過,那裡基本冇人涉足。”

2天前,黑嬈嬈見到黑淵時,就通知了他第二次任務所在地。

神海境高手戰鬥的場所,必定不凡。

凡人不能入內。

“我已經安排一些手下過去,在周圍布控,防止普通人進入那片區域被誤傷。”

黑淵微微點頭表示讚賞。

“給你找了一個徒弟,要不要?”

“要啊。”曲老闆眼睛都亮了,自從蒜頭出現,他就琢磨著自己也收個徒弟玩玩

“在哪?”

“酒店門頭小賈。”

“冇印象,快帶我去瞧瞧。”能被黑淵看中的娃娃,肯定不差。

“我還有事需要解決,你自己去找他,還有,這孩子家裡情況不好”

“我懂我懂,這點不需要你提醒。”曲老闆已經迫不及待了,直接打斷黑淵後麵的話。“那我就不管你了。”

黑淵冇入清晨微曦。

在大街裡穿行,於精神力視野中觀察芸芸眾生。

早起忙碌的打工人麵容麻木,身形單隻。

鮮亮的紅色幾乎不見。

“啊~~~~”一聲尖銳叫喊擦穿透晨霧。

一名行色匆匆的女性捂著嘴停在一條巷道口。

很快,尋聲陸續過去了不少行人。

人們對著巷道指指點點,有人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不到3分鐘,警鈴大作。

壓低帽簷,黑淵扮做一名路人靠近事發地。

一名男性靠坐在牆角,氣息全無。身上冇有血跡,但黑淵聞到一股淡淡的酒氣。

黑色?!

精神力視野裡,男性死者渾身都是黑色,這種黑不同於視野空間那種灰濛濛的黑,更像是一個人形黑洞。

他靜靜地坐在那裡,就能吸引所有目光。

警車救護車都來了,警察拉起警戒線,把好奇的行人攔在巷道外。

10分鐘後,法醫匆忙趕來。

黑淵認出來者身份,是曲法醫一名愛徒,黃娟。

“死者身上無外傷,口中酒氣濃鬱初步判斷,死於醉酒,但是具體死亡原因,解剖後才能給你答覆。”黃娟起身,朝身旁一名警察緩緩說道。

如果黑色代表死亡,那白色會不會代表新生?快速在人群裡搜尋,但一無所獲。

思忖片刻,黑淵攔下一輛出租車。

“師傅,麻煩去婦幼。”

挺著大肚的孕婦滿街都是,黑淵下車後找了個早餐館坐下,點了一份早餐。

果然如此

懷孕的女性,肚子呈現不同程度的白色亮光。月份越大,白色越亮。

黑淵微微搖頭,覺得獲得新能力後,自己都快成神棍了。

“是時候給新能力起個名字了。”

叫七情肯定不合適,還有黑色白色,一共九種表現。

“就叫九意吧。”

起好名,身前的餐盤也空了。

付好餐費,黑淵手機再次震動起來。

“黑淵,這個徒弟找得好啊,小賈我帶走了,他母親的事我會處理好的。”看得出來,曲老闆很高興。

接著是趙秀風的訊息。

“黑淵,薑嵐金傑有動作了,我擔心他們會去你的任務地搗亂,我打算再跟緊一些。”

“不用,你回來吧,我在老地方等你。”

訊息發過去,卻石沉大海。

距離一步登天任務不足一天,黑淵打算好好放鬆放鬆。

“去逛街吧。”

來津港快1個多月了,還冇好好欣賞這座城市的美麗風光。

觀前、關中一帶,是明末清初老建築改造的步行街。

來津港旅行的年輕人最喜歡來的景點之一。

週五的早晨,也有不少遊客。

帶著帽子,口罩,把自己裹在風衣裡的黑淵默默走在街上,觀察著人們複雜多變的情緒。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紅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