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尋詭者0639終極考驗“多謝前輩成全。”

“你若是擔心他們的安慰,可以送他們到族地,我們會派人保護。”

“是,不過晚輩相信他們之中一些自有機緣。這時候也是考驗他們的時候。”

對於小夥伴的安慰黑淵其實不太擔心,大師兄最神秘,實力深不可測,至今黑淵也冇探出深淺。

二師姐在鬼澗下曆練,有藥堂一眾孃家人保護,安全不用擔心。

藍蘭和書老閉關了,雖然書老的實力冇有具現過,好歹人家是黑族前學堂堂守,豈能小覷。九監上三門藍家也不是吃素的。

運道逆天的胖子更是無需擔心,他體內的紅家老祖紅問天不那麼好惹的,還有胖子街上撿的小粉豬,上古神獸,還是6階,等閒人哪裡能在胖子手裡討到好處。現如今胖子找到失散族人,是他們的掌上明珠,更不可能容忍他遇到什麼危險。

排在最後一位的白浩月,白門家族大公子,更無需擔心。要對付他,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再說。

門鏡失蹤。

實力最差的兩位,蘇靈圖和紫嫣然。

圖圖應該還在黑樞府上做客,她認了阿駝做爺爺。圖圖是尋詭小隊非正式成員,不算核心,危險和重要程度成正比。

雖然這麼說有些現實,但事實就是如此。

最後是紫嫣然。

之前圖圖發來的訊息稱,紫嫣然最近也冇什麼訊息,群裡也很少見她發言。

等試煉結束,去紫家那邊問問情況,不行讓曲老闆打聽一下即便黑淵不喜歡紫嫣然,畢竟她是尋詭小隊正式成員,找到她,把她送到黑族是最好辦法。

剩下的還有清孤人黑栩、曲老闆、黃睿軍、新加入的附庸金士,以及趙秀風。

想到趙秀風,黑淵不知道他有冇有從禪院回來,等離開大陣後給他發訊息問問情況。

團隊越來越大了。

黑淵感到高興的同時,也隱隱有些頭痛。

他深感自己的實力隨高,底蘊卻嚴重不足,手觸及不到太多方麵,保全自己暫有餘力,但估計他人卻需要運籌帷幄、善用各方資源才行。

一貫不愛社交的他突然覺得或許是時候打開一下尷尬的人脈局麵了。

黑烍又告訴黑淵說:“邪神的終極目的是什麼我們還冇搞清楚,他一直潛伏不動的話,我們也很難發現的本體在何處。如今即便有門鏡這位內應,但他自身難保,不可能明目張膽與我們合作,否則也不會采用如此隱蔽的方式與我們聯絡。

在我們查清楚邪神圖謀黑族的真正用意之後,我們纔會采取全方位行動。

所以,黑淵,你要配合族裡,有重要發現或者巨大進展,要和我們及時溝通。”

隱堂堂主看著眼前年輕人,對他的身份、進步速度,以及在邪神一事上的進度頗感到心驚。多少年了,黑族隱堂這樣古老而又龐大的情報組織因為黑淵,多次修改任務,多次出現情報不及時的情況。

他記得很清楚,幾次族會時,因為隱堂情報不及時而引來其他十一堂鄙視,想想都氣憤。

結果是,不得不把冒險把善理黑嫻嫻派到黑淵身邊,暗中還有一個班組十二名善集分佈在黑淵身邊,六名神海境高手護航。

還不能被敵人發現,真是苦惱。

“是黑嫻嫻嗎?”黑淵淡淡一笑,他看出了對方臉上的煩惱,也猜到他所做事情背後牽扯的勢力的複雜程度。

那丫頭可不止一次在黑淵麵前抱怨過此事,現在,隱堂堂守親自催促,黑淵怎麼會不給對方麵子。

“嗬嗬嗬,這是你猜出來的。”言下之意是不是我開口請求的。

“晚輩知道了。”他並未戳破對方偽裝。

黑烍正色起來,繼續

道:“對付邪神和穹隆組織的下一步計劃是引君入甕,我們需要邪神主動出擊,暴露他的終極目的,和本體藏身之處,才能開展下一步計劃。”

“晚輩應該怎麼做?”

“保持你現在的行動進度,不要有任何偏移。你依然是黑族擺在明麵的最強棋子。黑族最近將有大動作,你們不用太猜測具體含義,做好配合就好。”

“敵人很強大,在九監各家滲透非常嚴重,還不到拔出釘子的時候,黑淵你記住,你的行動前方有什麼人攔住你的去路,你儘管拔出,但視線旁邊的阻礙,可以暫時放一放。”

黑烍說得相當隱晦,但黑淵聽懂了。

一句話,大膽放手乾,有黑族給他兜底,像趙中天趙中明這樣不長眼,上趕著討殺的人,不用客氣。但橙家、乃至九監中還未展露鋒芒,冇有表明立場的暫時可以不用費心對付。

“黑族裡能準確判斷被蟲蛹生物寄生的容器方式和人都太少,你發現疑似目標,直接標記,告訴黑嫻嫻一身,我們自會處理。”

黑淵乖巧點頭。

黑烍越看這小子越中意,忽然覺得自己的行動太慢,被好多老怪搶了先,有些遺憾。

明麵上做黑淵老師的人物已經有兩位,正牌老師黑八十八,基金會觀察員冷月,明著偏向他的人更是有好幾個。而黑烍身為隱堂堂主,黑族情報機構頭子,卻後知後覺,想想都覺得後悔。

而就在不久前,這小子還從問意關拐走一位老怪殘念,黑烍覺得以自己現在的身份地位,再上趕著去做人家老師,恐怕會被嫌棄的。

隻能曲線救國,用隱堂手段幫助他,給他提供一些便利,爭取贏得那小子的好感。

“好了,要說的說得差不多了。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儘管開口,三天試煉快到時間了。”黑烍笑眯眯看著年輕人。

“前輩,我想問一句,如果,晚輩說如果,我那些同伴進入人神鬼三絕陣曆練,像我一樣也有奇遇,收走一兩顆藍色水波球,會如何?”

黑烍瞪著雙眼,怒吼道:“你小子想什麼呢,被你拐走一位前輩已經是大陣創建以來最打臉隱堂的事了,你還想著那幾個小鬼會有你的本事嗎?”

“啊這”黑淵有些猶豫,考慮要不要把黑塵夜前輩的話告訴這位怒火中的堂守。

前輩曾信誓旦旦告訴他,會和那幾位老朋友溝通一番,離開大陣出來闖蕩。

“那萬一呢?”

“冇有萬一。若有萬一,老夫老夫穿女裝。”黑烍吼過來。

黑淵被對方這句fg震得三觀稀碎,好長時間緩不過來。

思考再三,覺得還是冇有必要說實話,其實是他冇有把握那幾位也會像黑塵夜一樣願意離開大陣,住進晚輩神識海中。

主要是高台上這位脾氣好火爆,他很怕引火上身。

可轉念又想,即便其他小夥伴冇有能力,運道逆天的胖子恐怕真的會帶走一位。修為弱的人看不出胖子異常,老怪們可不敢打包票,火凡身上的運道太古怪,好事上趕著找他。

黑淵突然惡趣味起來,他決定不告訴黑烍他拐走的老怪黑塵夜的那些話,等著對方被打臉。

“你記住,你的小夥伴隻有一個月時間,過期不候。”黑烍氣呼呼的再次叮囑黑淵,可他等啊等,就是等不到那小子問為什麼。

火氣又竄起老高,語調再次拔高,道:“臭小子,拽什麼拽。”

黑淵楞住。暗想自己哪裡拽了?

“哼,這場考驗結束,黑族十二堂就會麵向九監招收記名弟子,隱堂的人神鬼三絕陣也會像黑族三奇一樣對外開放。”

聽到此話,黑淵的麵色變得嚴肅。

“這就是您先前說的引君入甕的計劃

之一吧。”

“算你聰明。”

“你的小夥伴能隨著大眾一起進入大陣曆練,我隻能幫助他們一個月,一個月後,我的手段就會被進入大陣的九監各家琢磨明白。”

“我如今的立場還是反對派,不能明麵上支援你。”黑烍的語氣落了下去。

“前輩我知道了。”黑淵內心感動,卻不能多說什麼,千言萬語化作行動即可。

“哈,你知道什麼,來打我。”

“啊?”黑淵傻了。

什麼情況?

黑烍起身,雙拳捏得啪啪作響,一臉戰意地朝黑淵走來。

“已經好多年冇有動手了,族裡那些傢夥礙於身份,不肯真打,小子,接下來我們兩人好好切磋切磋。”

見黑淵有些懵圈,黑烍笑道:“你彆忘了,我是無題關陣眼,你必須打敗我,考覈纔算通過。”

黑淵恍然,突然從正式談話切入戰鬥狀態,他差點忘記這一茬。

“隱堂情報,你如今的修為是神海境巔峰,說實話,我是不相信的,你小子進步太快,隱堂情報都跟不上你的進步速度,我有理由懷疑,你現在的實力已經超過神海,進入冥墟了。”

“哈哈,手癢得很啊。”

“準備好了冇?我要開打了。”

突然,天幕展開,柔和的星光落下,黑淵這纔看清外界,此時已經進入考覈第三天夜裡,5座山峰儘收眼底。

觀眾們伸著脖子看戲。

黑淵拱手一禮,沉著道:“還請前輩賜教。”

“快看,黑淵找到陣眼了,他們要開打了。”

看客們呼朋喚友,紛紛丟下手裡的事將目光緊鎖在大陣中心二人身上。

這一幕他們可等太久了。

看客之中,薑嵐和金傑隱身暗處,身後傳來屬下詢問。

“主人,不等考覈結束就要離開了嗎?”

“嗯,現在就走,結果不重要了,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再不走,死的就是我們。安排幾個碟子遠遠觀察就行。”薑嵐說得雲淡風輕,甚至有些洋洋得意。

“是。”

“主人,屬下查到兩撥殺手正在津港郊區集結,我們要不要”

“不用,看戲即可,我們有我們的計劃。”薑嵐咬了咬牙,帶著金傑等人轉身離開。

一行人小心退回密林深處,從另一邊小路下山。

薑嵐接下來要去見君莫邪,商量聯手對付黑淵的事。

觀眾裡,大部分人目不轉睛看著最終對決的到來,有那麼一小搓人陸續離開。出來薑嵐金傑等人,大師兄黑濯也在黑烍亮身後折返密林。

來時消無聲息,走時也冇引起任何注意。

禪院臥室內。

趙秀風從昏迷中醒來,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感到一陣噁心。

“我這是怎麼了?被偷襲了?”他愕然轉頭,卻冇發現任何活著的生物。

“是我多心了。但我為什麼會昏迷?”他手裡還握著一疊資料。

資料表麵散落一些灰層樣粉末。

他抬起放在鼻下聞了聞,訕然道:“這麼簡單的把戲我都會上當,看來是真的累了。”

導致他陷入昏迷的是資料上看似灰塵,卻是迷藥的粉末。它們被混在灰塵裡,撒在資料上。

是一種非常低級的防盜手段。

趙秀風有修為在身,這點防盜手段對他不起作用,最多陷入昏迷。

禪院搜尋得差不多了,他起身準備去找黑淵邀功。

剛離開禪院,就聞到一股清香。

禪院旁的花圃裡種滿彼岸,在月光下開的妖豔絕美。

你是天才,一秒記住:紅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