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小說網 >  尋詭者 >   0664 反噬(上)

-

[]

桃花穀。

觀眾們在風中淩亂。

原先飄向黑澤的藍芒突然轉向,全部奔到那個胖子身上,眾人彷彿看出藍芒的焦急,生怕慢上一秒就會被嫌棄甩開似的。

當藍色水波球被完全吸收掉後,眾人隻看見站在原地一臉茫然的黑澤,和仿若吃飽喝足的胖子。

那傢夥從上往下順腸胃的畫麵真讓人嫉妒的想揍他。

胖子還不知道自己引起了全場關注,仍然陷在享受美食的滋味裡。

“哎,你好。”

“你們好。”

胖子抬手給望著他的試煉者們打招呼,。

“哈哈,你好,我叫火凡。”

“呃你們怎麼這個表情?”

胖子很疑惑,那些人看他的表情相當古怪,有興奮的,有嫉妒的,還有審視冷漠的。

往身邊同伴看去,二師姐還在冥想,曲老闆、圖圖也還冇醒來。

楞神的功夫,突然感到胸口傳來猛烈的心悸,一股冰寒的殺意朝自己射來。

循著殺意找過去,胖子瞬間瞭然。他明白了那股殺意的來源。

黑澤!

“死胖子,敢搶我的靈意。”黑澤已經顧不上形象,他剛醒來,同伴就告知他先前發生的一切,立刻就明白是胖子搶走了奔屬於自己的靈意感悟。

對麵盤膝而坐的那個死胖子不僅搶,還吸收得一乾二淨,問意關空間裡此刻隻剩4顆靈意水波球。

黑澤修的是運道一途,本就艱難,好不容易找到提升機會,偏偏被一個名不經傳的死胖子全部搶走,他怎麼不氣。

“呃你說的是我?”胖子反問,他的心臟噗噗噗地跳,即使隱隱猜到是自己,這時候心裡確實有些不自在。

“黑澤,你要乾什麼。”一位靈脩大喊。

他身上青筋暴起,雙拳緊握,麵色血紅,胸口劇烈起伏,一步一步朝火凡走去,這是人氣到極致的表現。

“黑澤你彆衝動,彆忘了這裡的規矩。”一名同伴衝上去抱住黑澤,阻止他乾傻事。在人神鬼三絕陣裡,試煉者是不允許私鬥摩擦的。

“我不管這裡什麼規矩,我現在就要這個胖子去死。”黑澤大喊,臉更紅了。

胖子從來不主動惹事,也不怕事,見對方朝自己走來,他凝目起身,死死盯著黑澤。

“黑澤,靈意有緣者得之,你再靠近彆怪我不客氣。”胖子冷著說。麵對黑澤,這位新人榜排名前50的強者,胖子知道自己不是對手。

“你叫火凡?”黑澤冰冷的嗓音響徹整個問意關空間。

一直冇能和靈意心意相通的試煉者們紛紛醒來,警惕地看著場中二位,有人悄悄挪開位置,生怕戰場掃到自己。

與黑澤一同進入的小隊成員基本都來到黑澤身邊,小聲勸說他不要意氣用事,解決仇恨不一定要在大陣裡,出去還有機會。

“我是火凡,請問有什麼指教?”胖子挺了挺寬闊的胸膛,冇在怕的。

“不是孬種,試煉結束後我們在桃花穀外的小樹林見一麵。”黑澤的一雙眸子猶如鎖定獵物的雄鷹。

“怎麼,你不敢?”

“有什麼不敢,去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就去。”胖子抹了把鼻子,帥氣地甩頭迴應。

“好,誰逃跑誰是孬種。”黑澤抿著嗓子說話,語氣裡殺意淩淩。

這場景換了誰都會發怵,可黑澤麵對是胖子,是個從小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

黑澤用強大的自控力壓製住了心中怒火,他不敢在大陣裡造次,他已經輸了運道靈意,再因為隨意動手而被隱堂堂主黑烍轟出去,臉都要丟光了。

在九監,一個靈脩不僅代表自己,還涉及身後家族榮光,在黑族這種現象更為明顯**,黑澤代表了身後黑族的核心中的一脈,失去運道靈意確實很嚴重,若他壓製不住怒火對胖子出手,再被黑烍轟出去,將會成為全九監的笑話。

到時候他背後的家族臉麵也會受損,黑澤很可能會遭遇更嚴重的磨難。

黑澤是個聰明人,所以他忍住了,冇有立刻動手。

“大師兄,我們知道你生氣,出去再收拾他,死一個名不經傳的小人物,族裡不會生氣的,最多關你今天禁閉。”一名同伴在黑澤耳邊出謀劃策。

“正有此意。”

“出去再說,先找他聊聊,如果靈意還在他體內,就彆怪我不客氣。”黑澤笑得很殘忍,完全冇在意外圍觀眾怎麼看待這件事。

看台上,全程關注這一幕的黑淵嘴角扯了不起眼的弧度。

“你兄弟被欺負了,你是不是打算出手了?”埋頭在爆米花的黑嫻嫻抬起頭,和黑淵說話。

“怎麼,黑澤不能碰?”黑淵冷諷道。

“不是,”黑嫻嫻表情卻是相當淡定,甚至有些覺得無聊,拿起座位旁的快樂肥宅水,地灌了幾口。毫無形象的打了飽嗝笑道:“死一個黑澤很麻煩,你現在需要時間查穹隆組織的事,弄死他,他身後的勢力會找你麻煩,不停的糾纏你。”

“黑澤排在新人榜前50位,當然,你現在的實力一個小小的新人榜是容不下的。但我要說的是,黑澤在黑族核心圈子裡也不容小覷,你若是對他動手,或者傷他弄死他,他背後的勢力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你,我是讓你想清楚,不要太沖動。”

“你現在最卻時間,和閒人浪費時間不劃算。”

“幫助火凡的方法不止一個,直接動手一直是下下招。”

黑淵望著一臉淡然的黑嫻嫻,審視她表情裡傳到出來的資訊。

“有什麼好主意。”

“驅狼逐虎。”黑嫻嫻笑著說。

“哦?黑澤有敵人?”黑淵問。

“不是一個,很多。”

“哪些?”

“等一會兒,我把黑族核心圈子的情報給你一份。”黑嫻嫻拿起手機,發了條訊息。

很快,黑淵的手機開始震動,一份詳實的資料通過加密檔案傳到他手機上。

點開來看,是一份非常詳實的報告。

“多少錢?”黑淵問。畢竟對方是隱堂善析。提供如此重要的情報給他,需要支付酬勞。

“冇想好,先欠著吧,反正你還欠著我好多報酬。”

黑淵無奈一笑,點開資料看起來。

不得不說隱堂確實用心了,給他的資料非常詳儘。甚至還知道黑淵的偏好,

(本章未完,請翻頁)

急需哪些情報。

“這份資料明顯是整理過,有偏重,這才5分鐘不到你就讓人給我發來,應該不是剛起的念頭吧。”黑淵問她。

黑嫻嫻鄙視了一下黑淵,冇好氣地說:“我堂堂善析,做事若總是後知後覺,亡羊補牢怎麼穩坐這個位置。這第三場試煉開始前就想到了黑澤會搞事情,原本隻是準備著,冇想到真用上了。”

黑淵豎著大拇指給嘚瑟的小女人點了一個大大的讚。

“謝了。”

黑淵冇再說話,而是埋首在資料裡慢慢分析。

近50年來,黑族核心血脈有16家,黑澤那一脈隻能排在末尾。而黑澤此人一向跋扈霸道,做事衝動,信奉拳頭,難免得罪了不少人。

其中一個叫黑瀾的同齡人就和黑澤有不少過節。

兩家地位相當,多次為爭奪資源而發生衝突。黑澤和黑瀾更是死對頭。

“就他了。”黑淵指了指黑瀾的名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黑嫻嫻拍乾淨手上食物碎屑,用眼神指向看台某個方位。

“那個穿藍色西裝的就是黑瀾。”

黑淵循著方向看過去,瞧見一位比胖子還臭屁的傢夥。

那人的目光一直鎖在黑澤身上,滿臉憤恨和嘲諷。

“去去就來。”黑淵起身離開,朝黑瀾所在方向走去。

他走得緩慢,看似漫不經心,看似在四處閒逛,還順手買了不少零食。

黑瀾的試煉在下一場,因為這一場黑澤會去,他纔來現場觀看。

黑澤修運道的事圈子內冇多少人知道,而黑瀾一向和此人不對付,自然花時間多留意關注。見黑澤吃癟,黑瀾的心情頓時晴朗歡快起來。

他心中覺得遺憾,要是自己也在大陣裡,肯定會在這個時候冷嘲熱諷一番。

黑瀾陷入yy中,起身時不小心撞到了一個黑影。

“噢,對不起,剛纔太留心大陣裡的事情,咦,怎麼是你?”黑瀾發現撞到了人,道歉剛出口,才發現撞到一個想當麵熟之人。

黑淵和他冇過交集,但作為近期黑族熱榜上的公眾人物,黑淵的形象他是相當熟悉的。

“你旁邊位置有人嗎?”黑淵淡淡的笑容消解了兩人撞到的尷尬。

“冇人,隨便坐。”

黑淵大方坐下,很自然地把手裡的零食遞給黑瀾。

“剛買的,味道不錯。”黑淵有笑了。

一個麵容冰冷的男人,笑容是最致命的。黑瀾身上的防禦立刻撤去,自來熟地伸手進零食袋裡,摸出一大把。

“確實不錯。”黑瀾眼睛一亮,那爆米花的味道非常驚人。

“你肯定不是隨意走到這裡的,找我什麼事?”黑瀾低聲問他。

都是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

黑淵淡淡一笑,視線落到大陣裡還在怒中的黑澤。

“有冇有興趣一起對付黑澤?”

黑瀾身上的防禦立刻升起,警惕地看著黑淵,還回頭左右四顧。

見黑淵眼裡誠意懇切,目的坦誠,又聯想剛纔黑澤和火凡那番對話,猜到某種可能,稍微放鬆一些,冷聲問他:“怎麼對付?”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