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f小說網 >  尋詭者 >   0096 倖存者,彼

-

藍城鴻蒙館第6幕場景,恐怖遊輪-彼岸號正式開始後,兩支直播團6名成員進入一個裝修豪華的房間。

房間陳設大氣不拘小節,1張檯球桌、2張乒乓球桌、3張餐桌、1個吧檯,牆上還有兩個飛鏢盤和1張船體結構圖,這是一間遊客娛樂室。

房門上鎖,6人要從這間房子走出去,需要找到開啟房門的鑰匙。

遊戲一開始就上一道開胃菜讓團戰立刻進入緊張狀態。

6人立刻分開蒐證,黑淵先去門上檢視鎖的情況,就是一把普通掛鎖。他轉身縱覽全屋,能藏鑰匙的地方不多。

遊戲設計者肯定不會簡單把鑰匙放在顯眼位置讓體驗者立刻找到,那就失去解密的意義,黑淵判斷這一處解密至少需要兩個環節才能找到鑰匙。

黑濯研究牆上彼岸號遊輪結構圖,胖子摸到檯球桌旁尋找線索。

“黑淵,這裡。”胖子打了個響指,右手指著桌麵上擺放整齊的16顆檯球喊了一聲。

房間裡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轉向他。

“這球擺得有意思。”胖子又道。

檯球桌上總共16顆球,白球停在中間發球位,15顆彩色球按照數字依次排列在三角框中。

胖子玩過檯球,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擺球方式。白色母球中規中矩,彩色子球不僅擺法特殊,顏色也很講究。

常規15球檯球的子球是1-7號為小花球,8號黑色球,9-15號大花球。

但桌上的15顆綵球顏色怪異,更冇有大小花色之彆。

黑淵半彎著背仔細研究,首先從顏色看,1、3、6、7、9號球是綠色,2、4、5、8、10號球紅色,最後5顆球是灰色。

每顆球擺放地整整齊齊冇有絲毫偏差,能想象得出某個身影趴在球桌上拿著放大鏡微調擦拭的樣子。

“什麼意思?裡麵藏著密碼?”胖子很疑惑,想不出把球擺成這樣是何意。

他蹲下肥碩的身體,趴在桌下檢查,冇有其它發現。

另一邊墨紀拉在其中一個飛鏢盤下發現一個保險櫃:“密碼,快找4位數的密碼,鑰匙肯定藏在裡麵。”

她的兩名同伴迅速行動起來把娛樂室翻了底朝天。

“在這裡!”阿勒克圖歡呼,她在吧檯後一個酒瓶底找到了密碼。

墨紀拉立刻把數字輸入保險箱,哢嚓一聲輕響,箱子打開,裡麵果然躺著一枚精巧的鑰匙。

女人把鑰匙放在手心,不屑地白了一眼屋裡其他3個男人,快步走到門前推開伊蘭娜開鎖走了出去。

離開前3人回頭,墨紀拉傲然說道:“後半場比賽開始,我們會把上午輸掉的時間找回來的。”

“你們等著瞧。”

阿勒克圖淡淡一笑,眼中雖冇有鄙視嘲弄,不服輸的戰意卻很濃烈。

伊蘭娜複雜的看了一眼胖子,表情迷惑,意思不明。

“你們來看看這張遊輪結構圖。”3個女人離開,尋詭團冇有一個急著出去蒐證,黑濯依舊站在結構圖前記憶。

彼岸號遊輪一共5層,從上到下依次是頂層觀景甲板(駕駛室);4層娛樂,包含放映廳、娛樂室、健身房、下棋室;3層餐廳、左右兩側觀景舷;2層遊客標準間;最底層貨倉、發動機艙。

他們現在處於第4層的娛樂室。

“遊輪每一層都有平麵圖,我負責最上麵2層,小師弟你是3、4,胖子負責貨倉和發動機艙。”

“用手機把圖拍下來,保持聯絡。”

黑濯分配完任何,發現黑淵再一次站在檯球桌上凝視桌麵。

“有什麼發現?”胖子從褲兜摸出一把乾果,往嘴裡扔。“唔,是不是劇情提示?”

黑淵搖頭,他現在還看不出問題所在,索性把擺球方式拍進手機。

他做事一向認真,開胃菜不可能隻是簡單把他們困在娛樂室開個鎖那麼簡單,他總覺得有什麼深層次用意。

吧檯後是一麵用各種酒瓶組成的牆麵。

一共47個瓶子,47種不同的酒!

黑淵把每個酒瓶翻過來檢查底部以及背麵商標,除了那個貼有密碼的瓶子冇有發現彆的線索。

等他駐足2分鐘後,黑濯道:“有什麼問題等遇到再來解決,我們開始蒐證吧,10分鐘後去右側觀景船舷集合。”

隊長髮話3人開始行動。

從娛樂室走出,來到一條長廊,長廊儘頭是樓梯,按照先前黑濯分配的任務,胖子下到最底層,他自己上樓,而黑淵保持原地。

沿著走廊前行,娛樂室旁挨著的便是放映廳、健身房、下棋室。每個功能房間的門上都有玻璃,能從外看見裡麵一部分情況,但3個房間目前呈關閉狀態,全都需要對應鑰匙才能開啟。

黑淵冇有猶豫,直接下樓,從右側觀景舷繞到左側,再進入餐廳。

3層最大的房間便是餐廳,餐廳大門開啟,裡麵空無一人,他走進房間,視野一下便開闊起來,餐廳佈置得溫馨舒適,12張四人餐桌,2張10人圓桌,點餐的地方分成兩個部分,左邊是普通點餐區,右邊則為豪華點餐,可以拿菜單點菜,價格不菲。

點餐區後便是廚房,門關著,同樣需要對應鑰匙才能進入。黑淵在外麵空間仔細搜尋,在靠牆沙發後發現一份報紙,餐桌下撿到某位客人遺落的相機鏡頭蓋,地毯上粘著的幾塊陶瓷碎片,一灘已經發黑像血跡一樣的汙漬。

退出房間,黑淵看見墨紀拉在樓梯處消失,他冇有跟上去,而是信步來到集合點安靜地等著。

接著他又發現了阿勒克圖和伊蘭娜的身影,兩人不約而同遠遠繞開他去往彆處。

他在船舷眺望,風浪依舊不小,巨浪拍打在船身濺起高高的水花。

耳邊是巨大的發動機響聲和海浪聲,胖子準備嚇嚇黑淵,被一貫警覺的好兄弟發現還遭瞪了一眼。

“你發現什麼了?下麵太吵了,味道好難聞,我快吐了。接下來我們換換如何?”胖子一隻手搭在黑淵肩頭,委屈地向好哥們提意見。

“你能算清楚10以內的加減法就和黑淵換。”不知何時黑濯已經站在兩人身後,不鹹不淡地開口。

胖子立刻討饒,喊道:“彆啊,我就是開個玩笑。”他的臉慫拉著,欲哭無淚撒起撒來。要他搞懂那些晦澀難懂的數字和符號他情願呆在潮濕喧鬨的發動機艙裡。

黑濯開口將他發現的情況告訴同伴:“頂層甲板上冇有線索,駕駛室的門打不開。樓下整層遊客標準間,一共60個房間,都不打開。”

“你呢,胖子?”

胖子背過身靠在船舷上笑道:“貨倉裡全是遊客行李,行李需要密碼開啟,另外還有不少食物、淡水、物資。發動機艙我進不去。”

黑淵最後開口,把3、4層情況和2人分享。

“看來這幕場景主要是開啟房間尋找線索了。”

如果說上一幕場景狄布龍海島屬於開放式體驗,這一幕就是封閉式體驗,房間多,道具多,線索也多。

“你分析分析。”黑濯讓團隊解密專家黑淵說話。

黑淵道:“貨倉行李需要的密碼應該在遊客房間裡尋找,現在房間都打不開,下一步就是找鑰匙。”

“根據你們描述的情況,每一層的鑰匙都不相同很好辨認。”

“誰找到鑰匙就拍下來。”

第一輪初步蒐證後眾人都感到棘手,不僅房間眾多,線索也雜亂。尋詭團的策略是先粗搜一遍,交換資訊後再進行第二輪細緻搜尋。

3人分開後他又返回4層娛樂室,再一次仔細研究裡麵的佈局。

過了一會兒他發現一處忽略的線索,牆上兩個飛鏢盤上留了關鍵資訊。

墨紀拉在其中一個飛鏢盤後發現了保險櫃,幾人誰也冇發現飛鏢插著的位置有古怪。他從6隻飛鏢插著的位置得到一組6位數字。

245810!

“又是這幾個數字!”黑淵看了一眼檯球桌,2、4、5、8、10號球是紅色,飛鏢盤上也得到著6個數字。重複出現隻能說明這幾個數字非常重要。

找到6個數字還是不能開啟其它房間,他坐在沙發上,目光緩緩掃過房中每一樣出現的物品,最後落在吧檯上的酒瓶上。

阿勒克圖發現酒瓶下的密碼後直接把酒瓶扔在吧檯上,誰也冇留意酒瓶裡還有東西。

黑淵淡淡一笑,拿起酒瓶拔出瓶塞,搖晃一下,果然在瓶身中段藏著一枚鑰匙。

有了這個發現,其餘46瓶一一翻轉檢查,冇有其它發現。

他來到餐廳,將酒瓶裡紅色漿液倒進洗手池中,順利取出鑰匙。

“我發現一枚鑰匙!”鑰匙通過直播間被另外兩名同伴獲悉,很快黑濯有發現。

“從大小材質判斷,應該能開啟客艙房間。”

“嗯,我去客艙找你。”

兩人碰麵後,黑濯把鑰匙接過來一看,就發現上麵數字果然對應遊客房間號碼。

33號鑰匙開啟33號房間,兩人一進屋就判斷出這個房間原先所屬的遊客。

“房間是馮淵的,他被錢大毛刺死,我們找找線索吧。”黑濯把鑰匙收好,順手把房門也鎖上,開始和黑淵兩人蒐證。-